萱冉

【樱兰高校男公关部】回眸(光x馨)

擂文的花叶林子:

回眸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愿望。


那是羽毛一样美丽的幻想,如果自己喜欢的人也能喜欢自己的话……



馨以为光的愿望是和春绯在一起。


而他的愿望,是希望光幸福。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的那辆施着魔法的马车,那辆只有我和光的马车,要渐渐融化了。


你能看见那化掉的水滴映着的月光么?


————


抱枕


早上醒来,馨发现自己被光紧紧的搂着,就像抱枕一样。


而真正的抱枕,又掉在地上了吧。


这是属于我的怀抱呢。


但是,只是现在了。


“光,要起床了哦,说好了要一起去土产店吧。”


————
牙刷


这是我的,那个是光的。


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不管有没有必要,都是两分。


但是就如同最能分得清我们的人就是我们一样,那些东西虽然都一样,但是,我们依旧分得很清楚。


我知道,我现在手里拿着的是光的牙刷。


他也知道。


但是除了我们,谁也不知道,包括春绯。



————



粗框眼镜


土产店中樱兰高校HOST部社会实习中——


“诶,春绯,这就是你刚出场时戴的眼镜吧?”光拿着一副眼镜细细端详。


“是啊对不起还有什么是刚出场?”


“在我们的视线中初次登场的意思。”


“不要以你们的视角来评定我的人生啊!”春绯有点怀念的拿起那副眼镜“好怀念啊,那副眼镜好像被镜夜前辈卖掉了。”


“啊啊啊——”从未听说并且没有购买到女儿眼镜的环开始暴走并且用小狗眼神哀怨的看向孩子妈妈。


而孩子妈妈正在因为低血压所以并未有任何表示。


“作为补偿不如把这副眼镜送给春绯好了。”光掏出信用卡,问店主“能刷卡么?”


“好狡猾小春我也要买~”


“决定了!春绯要多少都尽管拿去~老板我要五十个。”


“不要擅自决定啊环前辈!还有我没有说想要吧!”


“……”


一切都是从那个春绯还戴着粗框眼镜的时候开始的。


是不是从那眼镜摘下来的一瞬间,马车就注定要融化呢?


那…那个时候…摘下那个眼镜的,是我,还是光呢?



————


塑胶鸭子


土耳其风格的巨大浴盆里,充满了梦幻泡沫和花香,和这一切同在的,还有一只塑胶鸭子。


这是在土产店买的,只剩下两只。


那个时候,春绯笑着碰了一只放在脸上蹭蹭,说了“好可爱”这样的话。


于是剩下一只就被光买下了。


就漂浮在了泡沫中。


光点着鸭子的头,把它摁进水里,看着它迅速的顶着一头泡泡又钻出来,来回了几次,终于捧起鸭子亲了一口,“好可爱。”


随后意识到什么,光脸红了。


馨知道,那个可爱,夸的不是这只鸭子。


于是他和光说,亲我吧。


于是他们接吻了。


吻,却无关情爱。


————


石蕊试纸


在某些人的提议下,学校有了第一次运动会。


因为学号的关系,环和镜夜,光和馨,HONEY前辈和MOLI前辈都被拆开分到了对立的红白两组。


春绯在光所在的那组。


光气呼呼的拉着馨去抱怨,说我从出生到现在和馨分开超过十分钟的次数一只手就数得过来我不管我要和馨一组!


镜夜冷冷的扫过来一眼。


春绯说


既然这样我和馨换一下不就好了?


“不行,要三个人在一起!!!”


这是光的回答。


早就知道的答案。


于是馨笑着说,你们两个一组就好了。


“光,我可不会输的哟~”


于是身为组织者的环却成天阴雨连绵——因为没有镜夜所以MP不足。


而光则以每十分钟的速度抱怨着好想和馨一起。


春绯这样和馨说了。


女孩子以为馨会说,我也很想光啊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排呢~


但是馨和她说,你知道吧,在光的心里,春绯也是很重要的。不然,即使不参加运动会,他也会和我在一起的。


在春绯没有反映过来之前,馨和她说了再见,再后面,还加了一句加油。


想到春绯听到这句话时微微被夕阳映红的脸,馨只想逃。


石蕊试纸,要是有那种东西就好了。


即使再暧昧的红色,也能与蓝色相区别。


爱,到底可以混合成什么颜色?


————


猫耳


输掉的队伍要带上猫耳哦。


有了这样的规则,身为白组队长的镜夜对这场比赛的要求也就简单的变成“输了就杀了你们哦。”


但是还是输了,到底是怎么输的呢?


只是看着环拿着本来要给镜夜带上的猫耳站着瑟瑟发抖,一直抖到镜夜恨恨的叹口气说你过来吧我不会杀了你的。


黑猫。


于是镜夜前辈带上猫耳的感觉只能用意外的契合来形容,这是在场人的想法,至于他本人如何看待,就不得而知了。


给馨带上猫耳的是光。


男公关部外出作业中。


“馨,这样可爱的模样,不想让我以外的人看到……”


“光……”


在一片喧嚣声里,馨悄悄的离开做一下场比赛的准备。


“可能的话,我也不想这副蠢样子被光以外的人看到!shit!”走在无人的回廊上,馨气呼呼的摘下猫耳,却在下一秒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那个象三十岁的黑发高个子男人,眯起他像是黑豹一样的眼睛,嘴角向上挑起到一个玩味的弧度,缓缓的说了一字词:


“猫。”


————


风铃


“我不是猫。”馨又在后面加了一句“大叔。”


“我是在说你的后面。”


馨转身,看见后面走廊上的一只灰猫。


“对不起,大叔。”


“你知道苍风寮在哪么?”


“不在这个学校。”


“看来又被那个孩子耍了。”男人这样说,却露出的是那样的笑。


“作为回答这个问题的补偿,请我吃冰淇淋吧,大叔。”


男人用玩味的笑和一个标准的邀请动作代替了回答。



学校的冷饮店门前都会有一个风铃。图案一个比一个另类,甚至有美国总统的雕像做成的风铃。


但是无论什么样子,风吹过的时候,带走的铃音都是一样的。


他也想要一个风铃,可是他们从来不送对方生日礼物。


每年的生日,他们都是亲吻的,然后花很长的时间呆在一起,拆很多昂贵并且无聊的礼物,然后在一起说,生日快乐。


所以光永远不会送给他他想要的风铃。


吃完最后一口草莓,馨看着那个点了一杯黑咖啡的人。


“我的弟弟养了一只酷爱甜食的宠物,所以现在的家里到处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砂糖味道。”男人这样说了。


“我叫常陆院馨。”


“我的话,叫做保坂征也。”


 


————


冰块1


晚上的时候,光说,为了运动会的下一个项目,他明天要和春绯一起去买彩带。


“约会的话,再象上次一样把春绯丢下可不行。”馨和光这样说“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你总是这样威胁我。”光搅着加了冰块的可乐。


“因为光是笨蛋。”馨捧起热可可喝了一大口。


“最近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变短了。”光这样说的时候,挑起了一个冰块,想放进馨的热可可里,然而被馨轻易的躲掉了。


“我明天,也要出去。”


“去做什么?”光含住了一颗冰块。


“和奇怪的大叔约会。”馨张开口,衔住光口中的冰块,然后有了一个冰凉的却带着奶香的吻。


“我也要去。”结束这个吻之后,光这样告诉馨。


“那春绯怎么办?”


“她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


“不行,春绯一个女孩子自己一个人的话很辛苦……”


“都是馨,不要和奇怪的大叔一起……”


“开玩笑啦。”


“诶?”


“那个大叔是警政界的精英,不是变态。因为有想买的东西,所以拜托他,就是这样。”


明天是一个开始。


让我们都学着习惯,没有对方在身边的日子。


————
和服


“事实上今次拜托你出来是因为我要买一件和服。”即使外出的保坂先生依旧穿着高级西装笑得人畜无害,馨见惯了镜夜的模样,也觉得似乎镜夜再过十年也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似乎又不是。


人和人之间,总是有着微妙的差异和相似的。


“自己穿的?”


“给我弟弟的朋友。是个男孩。”


 


“七五三?”


“高中毕业的礼物。”


“……哦。”馨伸手伸了个懒腰“如果是礼物的话,不用买这样的东西吧?”


“确实是那,”男人顿了顿,“但是只是想看看收到礼物之后他们的表情罢了。”


"……"


“所以请告诉我现在的小孩子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衣服。”


“……我明白了。”


……


“不行。”看过附近所有的店之后,保坂先生这样认为。


“啊……确实。”馨点头。


“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保坂征也鞠躬。


“哪里……”馨虽然不习惯这样的礼节,但是还是回礼。


这样结束的话确实松了一口气。


今天本来就是为了躲开没有光存在的房间才出来的。


“如果……愿意的话,也许这个能帮的上忙。”馨在卡片上写下了妈妈办公室的号码。“只要有那个人的照片就可以了,她们是很好的设计师……”


“那真是帮了大忙了。”比馨高了二十多公分的男人露出了一个真心的微笑。


“作为报答,一起去吃晚饭吧。”


“和小孩子一起去吃完饭不会觉得无聊么?”馨挑起眉毛问道。


“我可是很喜欢小孩子的。”保坂依旧微笑。


“你其实……很讨厌你弟弟的那个朋友吧。”


“……”保坂征也没有说话,却微微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自己最重要的人最喜欢的人,也是抢走了自己最重要的人心里最重要的位置的人……


————


冰块2


坐在高级的饭店里,馨应该是很习惯的。


但是,因为少了一个人的陪伴,所以一切都像是新的,要重新适应。


保坂征也定定的打量了一阵眼前的少年,而少年似乎也早已经习惯被人打量,所以只是看着菜单发呆。


而站在一旁静候的侍者也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这两个略显奇怪的人。


“我要酒。”馨和侍者这样说。


“……对不起”侍者看了馨一眼,如此为难的说,眼前的男孩子无论如何也不像是超过二十岁。


“那么,请给我一瓶白兰地。”代替馨说话的,是坐在他对面的男人。


“好的。”


……


 


“为什么要在这里喝酒?”


“只是想在条子面前试试。”馨晃着加了冰块的淡金色液体,挑起嘴角淡淡的笑“难道……你以为我是个乖孩子么?”


喜欢上自己哥哥的人,会是一个好孩子么?


“如果被人看到我会被降职的。”身为警政官却并不生气反而更有些笑意的男人这样回答。


“我喝的不是酒,是加了酒的冰块。”


“如果这样的话,就没有关系了。”


馨看着男人脸上挂着的似乎除了玩味以外还有一点宠腻的笑容,一直盯着看。


春绯曾说,馨的话,比光更加喜欢盯着一处不动,这样说起来……似乎更加象猫一点。


“我的休假到明天就结束了。”


“我的冰块里没有酒味了。”馨晃晃已经可以撞到杯底的冰块。


依旧带着微笑,男人给少年的装着冰块的杯子里加了酒。


 


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给你你要的和服,你能给我什么呢?


加了酒的冰块。


————


相片


馨回到家的时候,并不是很晚,但是光已经在家了,并且一句话不说。


大概是等了很久吧。


“对不起……因为要买和服所以花了很多时间去选……”


“……。”


“下次绝对不会这样……”


馨这样说的时候,看见了堆在床边的食物袋子。


上次也是,光和春绯一起出去,就给馨买了很多礼物回来。


馨打开一袋,是巧克力棒。


于是拿出一根塞进还在生闷气的光的嘴里,然后凑上去,把露在外面的部分吃掉。


然后接吻。


“馨,你的嘴里有酒的味道。”


“恩,稍微……”想到解释之前,馨看到了地上的一张相片。


相片上光正在吃春绯手上的冰淇淋。


光也看到了那张照片“觉得如何?殿下看到一定会暴走……”


“现在光和殿下是一组吧,让他本来就低落的情绪更加低落对于你们有什么好处么?”


“可是……”


“好好留着吧……不如摆起来。”馨这样说的身后,四下找起相框……


“你干什么,馨!”


“诶?”


“那是我们两个的照片!”


“换上你和春绯的吗~这张拍的很好哟~”馨笑着把食指抵在唇上“哪天把殿下叫过来时在让他无意中发现好了,一定会很有趣~。”


“可是……”


“没有人分得清那张照片上到底是你还是我,所以没关系,我们可以在找一个相框把我们的相片重新摆出来。”


相片,只是一个时刻的浮雕,除了那时的模样和景物,它什么也表示不了。


可是,以后属于我的,只能是你的相片。


————


丝带


“在做什么?”放下PSP,光问还在一边勾画的馨。


“设计和服。”


“我们的?”


“不是,是这个人的。”馨指着照片上淡色头发的少年。


“那是谁?”


“不知道,保坂征也那个大叔拜托的……”


“这种事情交给别人就好。”


“不要,我要试着做。”


……


“……。”馨无奈的看着光用丝带把自己的手一圈一圈的缠起来。


“随便的用掉要拿来运动会用的丝带的话,春绯会生气的哦。”


“不行,要把不理我的馨的手绑起来。”


“……然后那?”馨看着缠得紧但是并没有过分的弄疼他的丝带,“不把两只手绑在一起的话我还是可以画的啊。”


然后光把丝带的另一头系在了自己的手上。


就这么相连了。


可是,那条丝带,无论那个人,都可以很轻易的解开。


他们总不会一辈子这么连着。


那么,先解开丝带的人是他,还是光?


————
颜料


镜夜学长说,他的画,因为有了新的颜料,所以一直画到了画框外面。


颜料,是殿下给的吧。


镜夜学长的那张画,是两个人画的呢。


 


美术课上留了作业,一张画。


馨画了一辆马车,就是自己施了魔法的马车。


没有驾车的人,没有目的地,只是为了一直跑下去。所有的人,除了我和光,都是路人。


光画了一个园子,有很多像是食人花一类的惊悚设计,却在中间有一张白桌子,上面有三杯茶。


我的颜料只有两人分。


光的,有三人分了。


馨知道,魔法失效的时间,快到了。



————


 


时钟


运动会后,樱兰的休学旅行,定在法国。


环自然就不去了。


镜夜也不去了。


春绯看着开始露出寂寞表情的环,开始担心起来。


“前辈大概真的很想……回到家人所在的地方吧。”女孩子露出了一样的,寂寞的表情,在雨里这样轻轻的对着光和馨说。


“对不起,我想……我也不去了,法国。”


光愣愣的看了春绯一阵,跑开了。


顶楼的钟响了,三声。


馨追了出去。



“为什么,一看到春绯这么关心殿下……我就会生气呢?”


“我其实也是……很喜欢殿下的。”


“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的马车,只有我和光的马车,还是走不动了。


停在一片南瓜地旁,他下了车,上了另一辆,我站在道边,陪着我那辆已经坏了的车子。


魔法终止。


看着光,馨站在雨里,路的另一边,尽量安静的告诉他的哥哥、


“那是因为你喜欢春绯啊,光。”


馨看着光不敢致信的神色,努力逼自己笑出来。


“笨蛋,你喜欢春绯了,所以才嫉妒殿下的。”


“馨……”


“这很正常……光……”


“我……”


“恭喜你……我们的世界里……终于有了第三个人。”


“……”


“不要露出这样像是要哭出来的表情啊,光喜欢上春绯那样的女孩子……我就……放心了,一,一直担心,万一光什么都不懂,被奇怪的女人骗了怎么办……”


“馨!”


馨像是被人从梦里摇醒了的样子,又开始笑了“不要这样,要去和春绯说啊。”


“说你喜欢她。”


说完这个,馨说,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像是骗小孩子的谎话,光却信了,没有追来。


从一开始就注定的结果,从一开始就有一天一定要结束,早就想好了从这天气就要做回他的弟弟,祝福他喜欢上的人。


为什么,想把时钟,往回调十分钟,让自己不说出光喜欢春绯的话。往回调一个小时,把光带走,不去听春绯的话。或者,调到春绯来到男公关部时,自己没有摘下她的宽框眼镜……


或者,调到我不存在的时候。


————
止痛药


很快就能习惯了,那种疼。


很快就能痊愈了,那个伤。


本来就是不应该存在的东西,终于有了他消失的一天。


馨告诉自己,雨停的时候他要回去,那个时候,他要笑着。


不能让光担心,要做会以前,最以前,那个把光当成哥哥的自己。


但是他还是打了手机,他这才发现,他的手机上,只有七个号码。


须王环


凤镜夜


……


保坂征也。


他只能播这个电话、


然而,在电话接通的时候,馨忽然看见从雨帘中像是突然冒出的一辆车。


来不及躲了。


身子被撞开的身子有一瞬间的知觉,就是疼。


听见车上下来的人的吵杂,馨觉得烦透了。


居然在离学校这么近的地方出车祸。


雨还没停呢,这时候看见光的话,怎么才能笑出来呢。


好痛。


不晓得是哪里在痛了。


要是有止痛药就好了。


雨一会就要停了,总会有要笑着面对他们的时候。


可是,现在好疼。



————


保坂征也来的时候,馨正要被送进手术室。


医生说因为还好是雨天的关系,车速并不是太快,似乎出了腿骨折和几处外伤以外,没有什么危险了。


“一个从小什么伤都没受过的孩子来说,这些已经太多了。”


“是的。”医生有些害怕的低下头,匆匆离开。


“还疼么?”


“打了止痛药了。”


“……”


“光他们……不知道吧。”


“快的话五分钟之内赶到。”


馨露出了‘怎么会这样’的表情的说,惨了。


“……”保坂伸手摸摸馨的头:


“每次每次看见你,总能看到那种寂寞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其实你,不是有一个哥哥么?”



“是啊,为什么呢。”


————


油性麦克笔


光赶过来的时候,馨正在手术。


从手术灯亮起一直到熄灭,保坂看着那个和馨长得几乎完全一样的男孩子靠在墙边,一句话不说的发抖。


好几个人告诉他,馨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他像是听不见一样。


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拒绝所有人的靠近。


当馨从手术室里推进病房之后,光就守在馨的床边,拒绝了所有人包括医生的靠近。


镜夜一面无奈一面打电话联系他们正在澳大利亚的父母。


于是馨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趴在床边的光。


“馨……”一向毒舌的光再也说不出别的单词,只是像是寻求安慰一样的靠在馨没有受伤的左肩上。


“对不起,光,不要哭了。”馨试着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快乐一点,但是因为身体刚做过手术的关系,所以嗓子哑得不像话。


四下寻找水杯的时候馨发现,满地狼藉。


“光……”


“光……”春绯推门进来“医生要给馨作检查……馨,你醒了……”


“出去!”


“不要再任性了……”春绯试着跨进来。


“出去!”光只是紧紧的抱住馨。


“光……”馨感觉到了抱住自己的身体正在发抖,说好不哭的……


“你也稍微适可而止一点!”春绯生气的要靠近,“你这样小孩子的模样只能给人添麻烦!”


“你出去!”


啪——


春绯毫不犹豫的打了光的脸。


“光——”馨惊叫。


而大大出乎众人意料的,光毫不犹豫的打了回去。


打了一个自己第一次,喜欢上的女孩子。


面对众人的愤怒,光冷冷的看着他们,你们……都给我出去。


不要靠近这里。


然后碰的一声关门。


镜夜指示MORI先带走气呼呼的HONEY前辈,而和环一起留下来照顾春绯。


“馨……”光认真的堵好了门,回到馨的身边。


“光……不可以打女孩子,我们很早以前就约好了吧,不做这样没有技术性的事情。”


“而且春绯,是光喜欢的女孩子啊。”


“真拿你没办法,那么我去和她道歉好了。”


“不要。”


“诶。”


“如果……走入大多数人的世界的代价是失去馨,那我宁可再也不要了,谁都不见,谁也不管……”


馨微微晃晃光“我在这里,我还活着哦。”


“……”


馨看见桌子上的油性麦克笔,就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拿来,把光的脸捧起来,在他的额头上面写上“馨の”


然后让光在自己的额头上写下“光の”


“这样就好了。油性笔很难褪色的,对吧。”


“……”


“我不会再让自己受伤了,也绝对不会离开你的身边,不管……你和谁在一起。”


“……除了馨,我谁也不要。”


馨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笑着说:“这样叫春绯听到可不行。”


“要记得向春绯还有殿下他们道歉哦。”


“把门打开吧,光。”


————


十字架


光终于准许医生们靠近馨,但是依旧时刻不离的守候着。


第二天常陆院夫妇终于赶到,事业型女强人一看见儿子在病床上惨白的脸色立刻扑到馨的身上嚎啕大哭,而春绯等人则发现即使连母亲对于馨的靠近光都在一瞬间握紧了拳头,保持着警惕。


镜夜开始微微怀疑,馨曾经对悄悄和自己说过光不喜欢他,但是看现在的样子……光对于馨的在乎,早就超过了血缘。


双生兄弟很多,象他们这样把彼此放在最重要的位子上的却少见。


爱,或许本来就是很暧昧的。


也许早在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时候……就变幻了性质。


这样想着的镜夜看着环和春绯,有些苦涩的笑了。


很多女孩子送来慰问品,但是亲自前来的人被镜夜家的私家警察恭恭敬敬的请回去了。


光收到一个女孩子无论如何也要亲手送上的,自己从小戴在身上的十字架。


“谢谢,但是不需要。”


“诶》为什么”


“因为上帝是不会保佑我们的。”


“怎么会……”


这个时候光看见了从远处走过来的保坂征也,自从在手术室门前见过他一次之后光就对他毫无好感。


“馨在么?”


代替回答的,光把额前的碎发拨开,露出馨写上的字。


保坂不禁苦笑,馨所谓的单恋……是真的么?



铃当


“那天的事情,真是多谢了。”馨看见来人,这样说了。


“好了就好。”


“那个……和服的话,已经做好了哦、”


“只有设计哦,裁缝的话,交给妈妈专门的裁缝师去作了。”约好的日子,馨拿着做好的和服,递给了保坂征也。


“非常感谢。”


“怎么样?……满意么?”因为是第一次设计,所以馨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对方也是买的起和服做礼物的人。


“是的。”


馨有些失望的笑笑,“是么,那太好了。”


“我没有在敷衍。”


“诶?”


“真的很好,刚刚稍微惊讶了呢。”


“谢,谢谢。”


“作为回报,你希望我给你什么呢。”


“我什么都不缺。”


“那么,这个,请收下吧。”


馨看着手里的铃当“是在路上拣的么,让您费心了。”


“买的,十日元一个。”


“谢谢。”


然后忽然没话了。


馨看着他


“你……不会喜欢我吧?”


男人露出微笑的表情“怎么说呢,你希望怎样?”


“开玩笑的?”


“是的。”


十元一个的铃当,投石问路,大人的恋爱总会小心翼翼,每次一开始,都只有十日元。


所以有些喜欢可以轻易成为玩笑。


浅尝辄止的结束。


对别人,对自己都是幸福的。


“那么,再见。”


————


钢琴


因为是很高级的医院,所以在一楼的中央大厅,有一座钢琴。


馨正在吃光削出来的苹果,


“光,跟春绯道歉啊。”


“……”


“好好听我说话啊。”


“……”


“光…至少,回去休息一下吧。”


房间里虽然还有沙发,但是和床距离太远,光总是趴在床边上睡。


“不、对了馨……医生说……”


“你上来睡吧。”


“会挤。”


“这次我不会输的,最后掉在地上的,一定是光。”


“还是不要了……”


“可是……我想要和光抱着。”


——


钢琴声忽然响起,刚刚躺下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就笑了起来。


会在医院弹琴的除了殿下还会有谁……


这样说,被原谅了呢。


——


“镜夜前辈……这个样子就可以了么?”穿上了绝对讨厌的粉红色兔子装的春绯这样询问着“这样子道歉的话……”



“足够了。真要说起来,光也应该向你道歉才是。”


“那么我上去了。”


正在弹钢琴的环向春绯微笑了一下,去吧。


恩。


——


阿勒?


春绯做好必死的觉悟推开房门的时候,却看见两个已经安安静静睡在一起的男孩。


一直以为,光和馨是为了好玩,才在人前作出暧昧的样子。


可是这样看来……


他们就是喜欢抱得紧紧的睡觉啊。


象两只小猫。


————


情书


其实,和平时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每天能见到光,即使他喜欢着春绯,我依旧是他重要的人。


足够了。


馨这样安慰自己。


于是他第一次,认真的读了塞在礼物里的,一个女孩子写给他的情书。


大概是听到过前辈的前车之鉴,所以女孩子的情书里只字未提光,只是说她喜欢馨,不管怎样都是。


交往看看吧。


“这是谁的?”


“一个女孩子写的。”


“扔掉。”


馨有些奇怪的看着光的表情“只是一封情书而已。”


“以前都是撕掉的。”


“这次想交往看看。”


“馨……?!”


“别这样啊……我也想试试,走出我们的世界呢。只有光一个人喜欢上女孩子……太不公平了……”


“……”


馨以为光会否认,但是他却沉默了。


最后一点希望,消失了。


所以馨在光将脸靠过来的时候,有些玩笑的推开了他。


“不可以哦~光~亲吻这样的事,是要对喜欢的人,我们已经长大了……所以。”


“不可以。”


“馨……不可以有除了我以外喜欢的人!”


“光……”



“春绯的话……我确实也许是喜欢的,但是,如果那样让我失去馨的话,无论如何都不可能!”


“那天,和我说‘因为光喜欢春绯’的时候,馨的表情,就像是要哭了一样。”


“我一辈子,也不要再看到馨这样的表情。”


“那天我在雨里找你,却知道你出车祸了。”


“馨是因为我喜欢春绯才出车祸的,所以不能原谅,不管是我自己,还是春绯。”


“不走出两个人的世界有什么关系,被别人当成怪胎有什么关系,但是没有馨的话,我也不可能活下去。”


“我这一生里,要一直在一起的人,是馨啊……”


 


“光……说的好像情书一样。”


“不要生气,我是说……我好高兴。”


“就算光喜欢春绯,我也很高兴。”


“因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希望光幸福的人。”


“如果一直在光的身边,光就会幸福的话……那我就一直不离开。”


“光,我喜欢你。”


——


这句话他们说过很多次,但是从这一次开始,微微变化了味道。


光依旧喜欢春绯,但是,喜欢的感觉,渐渐变成了像是橙子一样的单纯。


其实理由光并不是很明白,但是他觉得,如果和春绯在一起的话,馨一定会再次露出那样的,要哭出来的表情的。


而真正的恋爱,或许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他们本来就是双生的兄弟。


他们本就彼此象相爱。


————


羽毛


这算是愿望的终结了。


本来被自己当成幻想的羽毛飘飘落落,竟然真的到了手里,虽然轻,但是依旧安心。


暧昧也是一种幸福。


在很久之后春绯和另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奇怪的男孩开始恋爱之后,馨觉得,一开始的很多都像是笑话一样。


光还是在自己身边,像是兄弟,也像是恋人。


光和自己的母亲说,我和馨都不要结婚。


母亲有些吃惊,但是天生神经大条的事业强人立刻点头说,随你们的便吧。


馨不知道光为什么会和母亲这样说,于是光的回答是,我喜欢馨啊。


也许,那片羽毛,早就在我的手里了。


也许是希望的缘故,他们的马车,都还在奔跑。


就算是有一天,魔法不在,他们依旧可以牵着手,走在夜里,种满南瓜的田间。



+++++完结++++


 

评论

热度(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