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冉

生日

子健:

       已经不用再说
  
  今天不懂
  
  明天也不懂
  
  永远都不会懂
  
  此时我一无是处
  
  此时我一无所有
  
  此时有风
  
  风里有我
  
  一页页诗篇被焚烧
  
  在火中沉默呜咽
  
  偶尔装模作样呻吟一声
  
  够了,喝酒的时候已过
  
  我没醉,只能清醒着
  
  我不抽烟,不愿被尼古丁所麻痹
  
  生日,我在皮肤上写下这两个字
  
  任凭痛觉缓缓点亮我的一只眼睛
  
  另一只最好闭着
  
  在视线边缘捕捉黑色轨道上最后一具
  
  鲜艳的尸体,比烟花还美
  
  一个人,也许只有死去的样子最真实
  
  封存在照片中
  
  却是一件好笑的事
  

  躺在巢湖岸边
  
  我的十根脚趾头好像九根
  
  燃烧的蜡烛
  
  还有一根脚趾头不愿妥协
  
  明天,这根就是我的拐杖
  
  生日,我在这天诞生
  
  也愿在这天死去
  
  在误解中长大的孩子
  
  他唯一的奢望便是不被迷惑
  
  能够被自己所理解
  
  吹蜡烛吧,用双手支撑着站起
  
  在额头写下愿望:
  
  妈妈
  
  我的太阳枯了
  
  让我浇浇水
  

  可是,等等,还有一分钟
  
  也许一切还来得及
  
  我还有力气
  
  我要在狂风中撕开脆弱的躯壳
  
  那颗火红的心脏疯狂燃烧着
  
  黑夜还没过去
  
  湖岸的破船还能待下我
  
  一切还来得及
  
  天空啊,我管你有月亮还是星星
  
  我只要我的太阳
  
  在黎明将来之际
  
  我要在黑夜的镜子前呐喊
  
  不需要任何人听到
  
  我只是在向世界宣告:
  
  我是来看世界的,不是让世界看我
  
  灌输价值观是精神上的强暴!
  
  如果一切都是在装腔作势
  
  如果一切都是在逢场作戏
  
  至少此时我是真实而幸福的
  
  这种幸福需要痛苦承载
  
  ————
  
  15.4.10

        子健

评论

热度(8)

  1. 萱冉子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