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冉

miss相思

阿狸:

(一)

 王俊凯坐在房间的阳台上,屋里漆黑一片。他没有开灯,也不想开灯。

 银色的月华在他身上洒下清冷的光芒,映着他清冷的眉梢。他穿着一件单薄的黑色衬衫,重庆已是深秋,微风都带着凉凉的寒意。但他毫不关心。

 王俊凯更关心阳台上那株小小的仙人掌。

 那是王源的仙人掌。

 尖尖的刺将它武装起来,抗拒着世人所有温柔的触摸。王俊凯抚着长长的尖刺,稍一用力便鲜血淋漓。这熟悉的痛感让他怀念,犹如当年。

 王源带回这株仙人掌是在一个晴朗的午后。

 那时候王俊凯正窝在阳台晒太阳,慵懒得像猫一样。却在听到门口的响动时快速起身飞奔过去。他像往常一样要去拥抱王源,却在看到王源捧在胸前的仙人掌时停下了他往前凑的身体。

 王源儿,怎么突然想养仙人掌了?王俊凯挑眉,满眼好奇。

 今天路过一个花店,突发奇想,就买了。王源说着,拿着仙人掌到了阳台上。盛夏的阳光照耀在王源眉眼如画的脸上更添几分明丽。皮肤如同精灵般几乎白的透明。

 不沾尘世。王俊凯就算每天都看着王源,也依然次次被惊艳。十八岁的王源星光闪耀,璀璨夺目。别人眼里的美丽在王俊凯这里又多添了几分。

 可是别人都不像我那样天天看他啊,他可是我的。王俊凯笑眯眯的,露出虎牙,得意又得瑟的样子。他从背后抱住王源,亲亲他的耳垂:嗯,可是为什么养仙人掌哇?仙人掌好丑的。

 仙人掌丑?王源转过身来看着王俊凯似笑非笑地说。

 唔……也不是,就是说,其实吧,就,不太好看嘛,比起其他花来说……哎呀,源源你懂我的。

 王俊凯有点撒娇起来。他知道王源选中的东西总有他的想法,而且不喜欢别人说什么不好。何况是恋人。

 王源笑了起来,光芒大盛。他轻轻地刮了刮王俊凯的鼻子,说:逗你呢。我对养植物不拿手,怕养死了,可仙人掌好养啊,还能防辐射呢。

 王俊凯也笑起来,他觉得阳光下的王源格外耀眼,分外好看。他亲昵地用鼻子蹭蹭王源的鼻尖,用虎牙咬着王源的下唇,含糊地说着:好好好,源源说什么都好。

 年轻的恋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甜蜜而入迷。于是当他亲着王源不小心激动地扎了一手仙人掌的刺时,他觉得王源着急的脸非常非常可爱。

 一手仙人刺,鲜血淋漓。王俊凯静静地看着掌心里的刺,朱红的血在深浅的脉络里流淌,流过了岁月,流过了年华。

 王俊凯感觉他的生命在枯萎,只有这血带着鲜活的记忆。那些记忆叫王源。

 “砰!”门被人大力地撞开。X朝他奔跑而来。他看到王俊凯手里的鲜血满脸惊恐。

 王俊凯你疯了?!你他妈还自残?!你可是要弹吉他写歌的人啊!

X满头大汗对王俊凯大叫,看见一旁的仙人掌就要夺过来摔碎。

 王俊凯起身踹了他一脚。狠狠的。他抱着仙人掌如同怀抱最后的希望。

 怎么?夺走王源儿还不够,现在连王源儿的仙人掌都要夺走?

 他还是没什么表情,语气淡淡的,却让X瞬间安静下来。悲伤如同月光,在光影里蔓延。

 王源。X已经很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所有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人心里都蒙上一层布,把有关王源的记忆通通藏起来,怕一说出口就满是伤痕。

 在王俊凯面前,这两个字基本是禁忌的存在。而今却出自王俊凯之口,让X心里五味杂陈。

 三年了啊。整整三年了。X坐在冰凉的地上,望着清冷的月光,再抬头看王俊凯没有波动的脸庞。

 可是……你,也不能伤害自己啊。X小心翼翼地挑着词句,谨慎开口。

 任何关于王源的事,都是地雷。

 但王俊凯勾了勾嘴角,只是笑,X看出嘲讽的味道。

 放心,我好着呢。这只是个意外。说着,王俊凯背过身去,望着月亮,血液尚未凝固的手轻抚怀中仙人掌。

 我还有很长很长的生命,我会比谁都爱惜自己。王俊凯声音低沉而细碎,如同喃喃自语。

 也是,都三年了。X想。没有什么过不去的,王俊凯总会遗忘那些回忆,因为他还有非常漫长的生命。

X退出房间,轻轻关上了门。

 王俊凯又重新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把仙人掌放好。他仔细端详着,犹如恋人模样。

 我当然会好好爱惜自己,我会好好活着。生命那么长,总有能见面的那天。等不到你,我不甘心。所以,王源儿,等着我啊。

 二十二岁的王俊凯,在深秋夜里,沐浴着月光而眠。恍惚薄荷清香,那人悠然入梦。


(二)

 长大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王源走在柏林的林间大道上,盯着脚底的石子路出神地想。

 柏林很美,天空清澈如洗,白云悠悠,街道一尘不染,还有宏伟雄丽的大教堂。这里的人友善而不过分热情,面对面走过来会对你善意地微笑。

 可是王源总是想起远在东方的中国,那个魂牵梦萦的城市,重庆。那里有家的味道,有熟悉的回忆,有深爱的人。

 王俊凯,你过得还好吗?

 他的生日刚刚过去,王源没有在他身边,而王源即将到来的生日,王俊凯也不会在他身边。

 为了断绝他们的关系来往,所有人都煞费苦心。把他送到德国,收了他的手机,换了王俊凯的号码,QQ微信密码改掉,所有有交集的人都三缄其口。

 确实煞费苦心了。王源弯起嘴角嘲讽地笑了笑。他走回了住处。

Lucy跑出来迎接他,脸上有些微的紧张,她说:Roy,你去哪儿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没事,去散步了而已。王源不咸不淡地回着,礼貌地侧身经过,回到房间。

Lucy是王源妈妈朋友的女儿,和王源同岁,在王源到来之前就在德国留学了。会中文会德文也会英文,最关键的是,她对王源一见钟情。

 王源的妈妈很喜欢Lucy,高挑美丽,乖巧懂事,秀外慧中。简直不能再完美了。甚至满意到让他们住一起。意思很明显。

 为了拆开他和王俊凯,所有人都无所不用其极。

Lucy是个好女孩,王源一直这么感叹。做饭很好吃,长相秀丽,善良谦和,成绩也很优秀。鸡蛋里都挑不出骨头。

 可偏偏,王源就是不喜欢。他爱的是那个长着尖尖虎牙,会跟他斗嘴对呛,也会把他搂在怀里亲亲抱抱,对他永远严厉却又永远宠溺的男人。

Lucy叫他出来吃饭,有土豆丝煎饼。是王源喜欢吃的菜。Lucy的土豆丝煎饼很美味,有女孩子独有细腻的味道。

 王源却恍惚想起王俊凯为他做的土豆丝煎饼。

 年少时王俊凯就很宠他,照顾他吃饭睡觉,只要能接受都有求必应。王源喜欢吃土豆丝煎饼,可是对切土豆很不在行,有一次还切到了手。王俊凯说每次看他切土豆都很可怕,所以就不让他切了。王俊凯学着做土豆丝煎饼,在王源想吃的时候就挥着铲子让他撒娇地叫“凯哥”,然后开始得意洋洋地炒菜。

 十指不沾阳春水,是被王俊凯宠坏了啊。王源想。喉咙一梗,嘴里的菜都变得酸涩。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王源努力地想,关于那年的回忆悲伤而沉郁,雾气氤氲。他不忍回首,却忍不住回首。

 他是在十六岁的时候和王俊凯正式确定关系的。

 王源十六岁的生日那天,王俊凯西服穿得很齐整,头发一丝不苟地梳上去,明明才十七岁却像二十七岁那样成熟。正式得像是求婚。

 其实也差不多了。王源想着笑了起来,眼眸深处有波光。

 他永远记得,王俊凯送了他一枚戒指,是那种最简单最朴素的戒指,只有一圈白银。可是王俊凯很郑重地拉着他的手,放在他的手心,声音温柔:王源儿,现在我还不够有钱,但这是我目前能买的最贵的。我也有一个,我们成双成对。王源儿,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所以在一起吧。

 房间里的灯光打在王俊凯脸上,有无限的温柔和深情。

 自然而然,王源答应了。他们从更小的年纪就暧昧到现在,对对方心里的想法也能感应得到。

 也许是那天夜色太好,也许是灯光太暧昧,也或许年轻的心和身体已经等待太久太久。

 他们的身体很炙热,如烈焰灼烧。滚烫的汗水顺着王俊凯的脸颊滴到他身上,烙下永久的痕迹。他们像小兽一样撕咬接吻,肢体纠缠,用尽全力,追寻着身体最原始的本能,生涩而欢愉。仿佛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

 他们的感情太特殊,恋爱都要偷偷摸摸。他们从不在有第三人在场的地方表露真情。世界并不宽容,尤其他们所在的地方,要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每个人都说他们暧昧不明,却没有证据显示他们在一起。

 可是年轻的身体和热恋的心情,只要有机会单独两个人腻在一起,就极尽缠绵,燃尽情欲。

 尽管如此,他们也仅仅在一起两年而已。
 王源十八岁那天晚上,王俊凯抱着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剧里有动人的情话。

 “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我也是。王俊凯亲吻着王源的脖颈,在王源耳边呢喃。

 王俊凯把王源压倒在沙发上,用力地蹂躏他的索吻唇。他摸索着解开王俊凯上衣的扣子,用柔软的舌头回应王俊凯的吮吸,意乱情迷。

 所以当看到他妈妈不知何时站在门口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时,王源的心开始不停地往下掉,一直掉,在无尽的黑暗里,没有落地。

 那天以后,他没有再见过王俊凯。过了两天公司对外宣称说,组合成员王源因病暂退。

 从十六岁到十八岁,整整两年。王源生命里最美好最快乐的时光就在那两年里。而后,他的生命如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三年过去了。

 王俊凯,我很害怕,我害怕你会忘记我,更害怕我会忘记你。我如同骑士坚守回忆的城,这空旷的城只有我一人。

 王俊凯,见面的日子遥遥无期。我很想你,你在哪里?


(三)

 十年。又是十年。王俊凯觉得自己和这个数字简直有孽缘。就连把王源带离开他的身边,也要跟他立个“十年不能见面不能联系,若是十年后两人仍旧相爱,便不再干涉”的约定。

 王俊凯觉得这个约定就像杨过和小龙女十六年之约一样虚无缥缈。

 都说十年踪迹十年心。十年之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吗?

 也不是对王源没信心,也不是对自己没信心。可是,人生有几个十年呢?

 他和王源只有两年甜蜜的相恋时光,却要用五倍的时间去等待。期间有多少痛苦的煎熬,多少的意外,多少缠绵的思念。

 尽管如此,五年过去了。约定已经过了一半。他还是等着渺茫的希望。

 生命在岁月里老去。他的年华在思念里枯萎。

 二十四岁的王俊凯年轻俊美,是炙手可热的歌手明星。他总是不苟言笑,低调,也没有绯闻。

 就像行走在黑暗里的暗夜游侠,仿佛写歌和唱歌才是他的生命。他唱着一首又一首悲伤的情歌,眼神却迷离,飘向遥远的过去。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除了他父母。他们开始给他介绍女孩子,美貌的,可爱的,乖巧的。他们希望王俊凯可以不要那么固执,不要非王源不可。

 五年过去了,王俊凯没放下。也许十年也不能放下。他们很忧愁,想要找个替代王源的人。

 可是谈何容易。

 于是他们看了很多女孩子,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女孩,叫元媛。他们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真的很像。白白的兔牙,亮亮的大眼睛,笑起来很可爱。她很像王源。名字像,长得也像。再好不过了。

 元媛才十八岁,如花般的年纪。她是王俊凯的粉丝。

 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王爸爸妈妈很惊喜,像抓住了希望的曙光。他们把这个女孩带到王俊凯面前,说:跟这女孩试试吧。

 第一眼,王俊凯也愣住了。恍惚间,王源的脸和她重叠了。真的像。他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她叫元媛。元首的元和名媛的媛。

 源源。源源。源源。他瞬间就要热泪盈眶。他实在太久太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

 王俊凯转身对父母说:我不会和她在一起,但我会把她当妹妹。

 他们有点失望,但还是高兴的。当初,王俊凯也不是爱上了口口声声称为弟弟的王源吗?感情,会日积月累。

 不久后,很多花边新闻标题写着:王俊凯十八岁小女友浮出水面。

 这种事越解释越乱,王俊凯只说了“不是”就没再提了,依旧我行我素。他对这种一直不屑一顾。

 元媛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叫她的名字时总是眼神迷离,就像穿过她看着另一个未知的灵魂。

 后来,王妈妈一直嘱咐她,有一个人千万别在王俊凯面前提。那就是王源。

 王源。她知道。哪怕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有很深的印象。那时她还小,但她记得在刺目的舞台灯下,王俊凯身边总是站着的那个少年,光芒万丈,犹如天使降临。

 而今,王源成为了禁忌。她很聪明,稍微一想便能想透个中曲折。

 可是,没人想过就算所有人都不提,他每叫我的名字一次,便在他心上多刻了一刀吗?王源会像根一样深深扎在他心里。

 元媛坐在床上想得入神。

 好几个月了,王俊凯给她买的都是她不喜欢的东西,比如榴莲蛋糕。她跟王俊凯说过她不喜欢,他说了抱歉,但下次依旧会买。他对她的事一点都不上心。

 她得不到王俊凯。没有人能代替王源。她无比清楚。但只要王源一天不回来,她就能逍遥在王俊凯身边一天。

 所以,王源,你,会回来吗?

 她又期待又害怕。


(四)

 王源已经从柏林的大学里毕业了,家里还是没有让他回去的打算。他不想在德国工作,他想回国。再怎么说,他歌手的名号还挂着。

 那是一个明媚的午后,王源散完步回家。Lucy一如既往站在门口等他,带着轻柔的笑容。

 但今天略有不同。Lucy的笑容很勉强,眼睛红红的,王源觉得她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Lucy说:Roy,你可以回国了。去见他吧。

 惊喜来得太快,王源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心疯狂地跳动,但勉强还能拉回理智。

 他说:Lucy,发生了什么?

Roy,你不开心,五年了,你每天每天都不开心。Lucy大哭起来,像是一场等待许久的甘霖。

 她坐在台阶上,如同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放肆大哭。

Roy,Roy,我知道你爱他。我总是告诉自己没关系,你们已经分开了,我还有很长的时间,我还有很多机会。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那么不开心,你从来没有真正笑过。

 你妈妈说,我会成为你未来的妻子。可是,Roy,我不想你不快乐。我很爱你。

 王源低头看着抽泣的Lucy,轻轻摸了摸她的发顶。

Lucy抬头看着他,眼泪大颗大颗地掉。她猛地站了起来,冲进王源的房间,拉出行李箱,推出来给王源:Roy,回去,现在,立刻,马上。行李我帮你收好了,机票已经订好了。还有两个小时起飞,你现在走刚好。

 说完,Lucy用力地关上了门。“砰”的一声震得门旁的风铃发出叮铃的响声。

 王源在原地伫立了一会,轻声说了句“谢谢”。然后头也不回地奔赴机场。他觉得Lucy是个好姑娘,他觉得这么多年感谢Lucy的照顾,他也觉得对不起Lucy,这个好姑娘在他身上浪费了大好的年华。可是,他还是头也没回,很决绝。

 他看不到Lucy在门那头泪流满面。她用了五年去追求,他被逼着用五年去遗忘,可终究他们谁都没有成功。


(五)

 再次踏上名为重庆的大地上时,王源有种恍若隔世之感。他离开太久太久了。

 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找王俊凯。但他没有手机,也没有王俊凯号码,谈何容易。王源却笃定,王俊凯一定还在那个地方。

 那是之前他和王俊凯住的房子。在某小区公寓的18楼。他没有钥匙,只能坐在台阶上等王俊凯回来。

 于是,王俊凯看到的时候就是王源坐在台阶上睡着的样子。

 当时是什么感觉呢?后来王俊凯眯着眼回想,大约是那种不可置信、小心翼翼还有心脏快速跳动的狂喜都混合在一起。

 王俊凯就那样小心翼翼地蹲在王源面前,怕惊扰了这梦境。他有太多太多次梦到王源,白皙细致的脸颊,温热的呼吸,柔软的体肤,真实得不可置信。可是,一觉醒来,烟消云散。

 他怕了。如果可以,就这样一直睡下去吧,他的王源儿回来了,他想做一场醒不来的梦。

 王源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眼前的王俊凯吓了一跳,但更多的是惊喜。王俊凯的样子呆呆的,就那样痴痴地看着他。

 他跳起来抱王俊凯捶打他的背,他说:王俊凯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哇!我快饿死了!王源的声音带着一点哭腔。

 只有这痛感表明这不是梦。王俊凯终于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他的王源儿真的回来了。是真的王源。这熟悉的哇啦哇啦抱怨,这温热的触感,这独有的薄荷清香。

 他一下子扛起王源,开了门就压在沙发上。王源笑了起来,他等了很久,从天亮等到天黑,只为了这期待已久的重逢。

 王俊凯捧着王源的脸仔细看,每一个纹路,每一个细节。

 时光对王源太好,没有留下岁月的沧桑,反而愈发精致,如包裹着薄荷清香的白玉兰。美丽的,晶莹剔透的。

 他们的视线交缠,渐渐变得火热缠绵。王俊凯用虎牙咬王源的下唇,很用力,王源吃痛地叫了一声,他的下唇流出殷红的血,宛如罂粟。王俊凯用舌尖去舔,用唇去蹭,也染了朱红。

 他们都笑起来,舌腔都有血腥的味道。没有什么比这更真实了。

 王源亲亲王俊凯的鼻子,推推他,他说:我饿了。如多年前那样,声音软软糯糯,睁着纯洁无瑕的大眼睛。

 嗯。王俊凯起身去厨房。切洋葱的时候,他的眼泪一颗颗地掉,这些泪水似乎来得有些迟了。

 背后被温柔地抱住,王源的脸颊贴着他的背,他的声音嗡嗡的:王俊凯,我回来了。我很想你。

 他顿时泪如雨下。

 五年的痛苦和相思终于被时光斩成缠绵的锁链,牢牢套住他们彼此。




END.


———————————————————————————————


嗯……我寒假结束之前都不会有什么文了,这次说真的!

评论

热度(232)

  1. 阿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