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冉

写给自己的青春随笔

怪阿姨一脸痴汉笑:

初夏在降临。


还没有蝉鸣,但一切已经是夏天的模样。


拉开窗帘就有阳光晒进房间,亮堂堂的,暖洋洋的。


和吹拂过的暖风,扬起的树叶沙沙声配合的刚刚好,带着满满的青春的气息。




大概因为最近的少年偶像团体,莫名的就找回了自己逝去的青春模样,重新回归了那个安心看书想到了什么就随手写下的自己。




青春是什么呢?




是黑板上白色粉笔写下的一道道方程式。


紧闭的教室门,后侧稍微支起往外推开的窗户,大力摇晃着的电扇,和老师脸上不断滑落的汗珠。方程式随着粉笔一笔一划的逐渐出现在黑板上,带着清晰的思路和唯恐后排同学听不清的大声讲解,填满了脑袋。


偶尔还会因为嗓子不好带上小蜜蜂的老师。




是下课吵闹的像是菜市场一样的教室。


下课前五分钟就隐约躁动起来的人心,在手上转着的水笔,喝水的咕嘟声,烦躁翻着书页数秒数的动作,隐约从操场上传来的欢声笑语。


等到宣布下课的时候,就像是群鸟飞散,上厕所的买零食的看小说的打闹的,让教学楼整个的活了起来。


疯的好多次都听不到上课铃声。




是你撒娇的对我说,我喜欢别人搂住我的手,然后把我的手掰成搂着你的姿势。


个头娇小的你梳着马尾,眼睛笑起来弯成一条细细的缝,亲密的和我开心说笑。


哎呀,我不喜欢很多人一起出去玩,我就喜欢两个人,说什么都能听到。


你搂着我的手嘛,我舒服。


你唱什么歌都走调,就这首没有。


你笨死了,我来。




有些人注定会成为生命中不起眼的过客,有些人却只要轻轻一笑,就能让你毫不费力的印象深刻。


你看,我还以为我早就记不起来的校园生活,可是一想到你,连你说话的样子音调都清晰的像是昨天。




是我推着自行车却不骑,陪着你多绕点路到公交车站,和你一路上讨论那些一起看过的小说,然后看着你上车回家,自己再骑车回家。


你比我高,喜欢驼背,脸上带着淡淡的胎记却还是那么好看,时常被班主任夸赞的成绩。一起去吃喜欢的食物,追问你小说的后续发展,然后你再给我推荐好看的小说。


偶尔也会一起逛书店,看着那些书流连忘返。




有些人啊,就是这样。即使不常联系,可是突兀的联系起来,却仍然保持着初见的热情和友谊,看不到时光拉开的距离。




是我喜欢的那个婉约温柔,像是江南水乡一样的语文老师。


很奇妙吧,虽然不是水乡的人,却带着水乡的气质。像是一朵绰约盛开的白莲花,带着淡淡优雅的香气和默默高洁的风骨,让我带着感谢和喜欢一直都忘不了。


即使从来没有穿过旗袍,却莫名的觉得旗袍适合你。


那个读着自己缅怀父亲的文章不自觉就哽咽的你,让我也动情的流泪。对课文的细致讲解和自己独到的分析让我们总是安静的沉浸在文学的世界里,美好的不像是一节课。


做你的语文课代表时常会分到你给的糖,还有一些水果。喜欢每天中午写作业写累了就来你的办公室摸鱼聊天,帮你改改作业分分卷子,随便什么都好。


偶尔还会钻牛角的抱怨课文默写标点符号错误的我,看到你绽放开的笑就情不自禁也跟着低头笑了。


你大概不会想到,我只是随口问了以后的我适合什么工作,就把答案牢牢的记在了心里,连选专业的时候都忍不住在学校专业里徘徊搜索。


然后竟然真的成真了。




一个优秀的教师不止能够成功的教学,也能身体力行潜移默化的树人。我想你当之无愧。




是那个上数学课一丝不苟让我总是小心翼翼害怕被点起来回答的数学老师。


镜片下犀利的眼神像是一把刀子,让全班的呼吸都情不自禁的放轻。高亢的女声和偶尔因为生气而激动的调子能清晰的扩大到班里每一个角落。每次发卷子看成绩的时候都带着小心翼翼的惶恐和期待,希望看到你的表扬,害怕你一个眼神扫过来轻飘飘的说退步了。


我们都喊你静姐,即使你身材其实并不高大,也瘦巴巴的没有多少肉。可只要站上讲台,你的气场就无可比拟。




是那个上课会傻傻憨笑每次抢课都慢一拍的白嫩嫩的历史老师。


这样说好像有点奇怪,可是你留给我的印象就是这样。白白的,胖胖的,笑起来带着傻气和憨厚,讲题目的时候细致周到认真。即使别的老师说你炒股厉害也丝毫看不出来。


这是连同学家长都认证的憨傻。


你提问的时候从来不会因为我不举手随意插嘴回答生气,也会因为我课后找你问题目当众表扬我。


没有见你发过脾气,只看到别的老师稍微一招手,你就带着憨笑走了过去。


有点像呆呆傻傻的幼年哈士奇。




是那个喜欢画图说话带着口音略微秃顶的地理老师。


你说我的地理成绩像是个炸弹,偶尔好起来的时候总要担心什么时候就突然爆炸。


考试的时候糊了脑子写了太平洋板块,很快就在年级组老师里传开,让我最喜欢的语文老师也趁机调侃了我一把。


会把成绩不理想的同学名字报出来,也会公开表扬进步大表现好的同学。


他们总是让我在嫉妒的时候惊艳,到底是怎么学的呢成绩这样好,我却总是搞不懂。


不太好的空间感和逻辑感让我总是摸不着头脑,好几次被特殊照顾带着自己的卷子和书本笔记本在教室外的阳台上再一次讲解。


偶尔你也会想到一个好玩的笑话,面无表情的讲给我们听,看我们笑的前俯后仰的时候冷冷的来一句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自己却悄悄背过身看着黑板笑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牙。


上课之前的课间提前腆着肚子带着书到达教室,提醒我们看看书和笔记不要只顾着玩。


还有万恶的地理默写总是让我焦头烂额。


明明就是一个皮肤不白年纪也不年轻了的中年教室,却带着说不出来的可爱。




是年纪虽轻却专业过硬面容姣好也好强的英语老师。


不知道为什么,班里的英语老师来来回回换了好几个,最后的一个就是你。


那些厚厚的英语报纸被夹子整整齐齐的夹着挂在课桌旁边,因为太过紧凑的桌子和随处摞成堆的书本甚至让两条课桌之间的走廊难以同行,只能蹦蹦跳跳的走过。


你也曾因为班里的英语成绩在我们面前掉过眼泪。


因为自己努力付出的心血没有得到期待中的回报,明明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却哭的稀里哗啦的。


即使我的英语成绩还算出色,也忍不住觉得心酸。


当然, 不会让你失望的。


后来你出国深造了,看你在QQ里贴自己做的菜租的车和住的房子,好心的房东和据说很好吃得到好评的可乐鸡翅。


有机会的话,也想体验一番。




是那个笑起来有点猥琐的中年发福的班主任。


其实你也是语文老师,只是因为我个人的偏爱,所以只能把你定义为班主任。


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偶尔也会穿西装看起来一本正经。


喜欢讲笑话幽默感十足,也会皱着眉头和我们讲道理。


因为宿舍卫生上了黑板批评于是定下跑圈的惩罚。


夏天到了提醒女生穿着领口不要太大,说着会让女生上讲台弯腰拍照的玩笑话。


在班会上翻开舍管没收的耽美小说皱着眉头读出玉体横陈的那一段,严肃的警告我们下一次就要自己来读。


课间吃着鸡爪被你又好气又好笑的抓包,对我说下次发现就要给全班买鸡爪。


也会偶尔把我拎到教室外告诉我虽然成绩不错可是也要少看耽美小说。


其实我心里暗暗的吐槽过,年级组的老师们到底是如何口耳相传的知道了耽美这个词的定义还有弄混了的百合蕾丝玻璃,却从来没有说出口。


不算严厉的班主任,却会让我们心服口服的照着你说的做。




是那个一起吃午饭买冷饮喝饮料连上课都不忘讲话的好闺蜜。


你的眼睛很大,原本安安静静的穿的很淑女,喜欢画画和所有和文艺有关系的东西,喜欢粉嫩的颜色和亮丽的玩意。直到你认识了我。


抛开那些少女的矜持和典雅,和我一起疯疯闹闹,上课传纸条憋着笑,下课我就转过身和你一起在书本上涂涂画画,把各自的脑洞和想法畅快的交流,草稿本就这么一本本飞速的消耗了。


课桌里藏着的饼干零食一起交换,上课的时候饿了就偷偷的借着手的掩护往嘴里塞,从来不会被发现,或者被发现了也故意装作不知道。


漫画小说动画一起追番,你指给我看那些出色的画手我给你推荐那篇有感觉的文章,去你家里吃你和妈妈一起做的菜,你用手抓着一大把虾直接放到我碗里。


和你妈妈什么都说得出口,让我有些小小的羡慕。


因为太多的小动作小纸条被班主任调开了两条走廊,还是能够借着同学的掩护和眼神进行完整的交流,最后我被无奈的班主任调到了讲台旁边的VIP座位,直接放在各任课老师的眼皮子底下,才收敛了不少。


那些纸条和涂抹的草稿我还收着,好好的放在家里,可是关于你的记忆还在不断刷新,连续到现在已经塞满了日常。


如果我和你都不是死宅或者深度二次元患者的话,大概我们两会天天出去一起疯玩吧。


一起玩游戏,我爱棒子的你爱古风的,最后却因为你被带到了基三,一起断断续续的玩了快一年然后A掉,踏进饭圈。




说好了,我是你孩子的干妈。




是学校旁边的各种好吃的。


有着好喝奶茶的寿司店,辣油很过瘾店面小小的凉皮店,茶味很浓时常排队的奶茶店,十块钱一份奥尔良鸡翅饭很好吃的小饭店,从操场栏杆可以递过绿豆汤包子热狗的移动摊子,可以推车来回逛然后囤积一堆零食慢慢吃的小超市,稍微有点远可是很好吃的土豆饼,还有操场旁边什么都有的小小的零食杂货店。




是宿舍里的夜谈会和查房悄无声息的舍管阿姨。


回宿舍之后的心不在焉的自习和彼此间毫不遮掩的打闹嬉戏,熄灯之后默契的躺在床上随意的话头就能引发一片符合和争论,时刻警惕注意着查房的宿管阿姨害怕被抓包。


偷偷打着小手电把自己困在被窝里看小说,热的满头大汗也不敢掀开被子,就怕惹来阿姨的怒吼。


偷偷的把MP4放在床底遮掩住充电,被阿姨看到没收的时候笑着对阿姨说那是我的英语学习机,对阿姨撒娇顺利的拿回,心虚的跑开。


天气好的时候就会想要回宿舍把自己的被子晒出来。




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碰到这么好的老师和同学。




是趁着暑假到处旅游。


一直记得四川清澈的山水和峨眉金顶那一片迷蒙的雾气里若隐若现的佛像,带着庄严和慈悲让人不自觉的升起敬畏之心。


调皮的抓着旅客的手讨要吃食的猴子。


山下还是短袖短裤热的想要往自己身上浇凉水,山上却要租羽绒服防止太冷发抖。


坐在店面外看着来来去去的行人,吃着通红的四川火锅舒服的吸鼻子。




还有和网上认识的伙伴一起去杭州去上海,看荷花看世博,在最热的时候晒得险些脱皮。


随手拧开矿泉水瓶往自己身上浇水缓解快要烫熟的皮肤,带着遮阳帽打着伞。




也有和家人一起到海南,看因为太过干净而显出四种颜色的海。


穿着潜水服和表妹一起手拉着手潜水,看到游过的小鱼却永远摸不到,所有的动作都因为在水里的莫大阻力而迟缓到可笑。


路上种着的椰子树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森林公园里的小车像是过山车,凉爽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发出笑声,两辆车子碰面的时候一起默契的SAY HI。


挑选着喜欢的贝壳和灿烂的装饰品,还有那些张牙舞爪个头庞大的海鲜。






还是那一场虽然迟缓短暂却依然青涩难言的初恋。


初恋到底是第一次谈的恋爱,还是第一个喜欢的人,我不知道。


我只记得想了半天删删改改才发送出去的短信,抱着手机连眼睛都舍不得眨的等着回信。接到电话的时候不自觉软下来的声音和放慢的语速,心心念念的叮嘱小心下雨升温带伞喝水。


然后因为对方一句觉得难办就骤然停下。


牵手拥抱和亲吻都带着苦涩难言的味道,一头冲过去的青涩懵懂冲动狠狠的撞在了一大片墙上,头破血流。




可是即使这样,也不会因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想要就去拿,自己做的决定,也注定要自己吞下所有的结果,这大概也是青春,不撞南墙不回头。




撞了,也就是揉揉脑袋,继续笔直的向前冲,只不过是换个方向而已。




是学校里因为宣传免费派送的棒冰。


学长发短信的时候已经迅速的解决掉了一支,然后来回路过贪心的拿了好几次,分给同学学长好友。


拖沓着的人字拖小短裤和T恤衫肆无忌惮的穿着上课下课洗澡回宿舍,放荡不羁的磨着鞋底走在路上用手挡住太过耀眼的阳光。


甜腻的棒冰带着凉意融化在嘴里,水果的味道弥漫开来,让黏腻的汗水和吹着的暖风稍微不那么燥热。


七彩的颜色像是醒不来的梦,描绘着春天。




其实青春并不分年龄,更像是一种心态,只要保持就能拥有。


谁说现在的我不青春呢。

评论

热度(24)

  1. 萱冉怪阿姨一脸痴汉笑 转载了此文字
  2. __BeginAgain__怪阿姨一脸痴汉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