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冉

糖尿病

蟹膏老汤圆:

糖尿病


    Aloha!病历两周不见啦!(才两周?!像过了两年似的。 


    男生学院自习室第九话脑洞。


    神经病西阿姨感受到了来自编剧的挑衅。


    于是阿姨又找了酒喝。


    于是就有了这篇狗屁不通的东西。


    【别艾特真人】


    【Karry X 马思远】


    1.G大调的悲伤


    要不是卫斯理亲口说的,马思远肯定不信。他盯着天花板想了一会,排除了愚人节、万圣节、光棍节、情人节、生日等等这些拉仇恨容易收到色普锐斯的日期之后,才把刚刚听到的那句话放进了大脑。


    二文站起来把他的头搂到了怀里。怀抱很温暖。马思远眼前是二文衬衫上的第三颗纽扣。他也奇怪自己怎么会突然想起小学三年级的夏天,和二文逃学去爬的那个矮矮的砖墙。砖墙的顶上长着几棵杂草,被下午的太阳晒得有点蔫。他俩就在那坐着,也没讲话也没打闹,听着不远处阁楼里的大提琴声。 


    那天爬下来的时候二文蹭掉了校服衬衫的第三颗扣子,马思远把他拉回自己家,平生第一次做了歪歪扭扭的针线活。他想起那时候,因为逃过了妈妈的批评,二文用崇拜的表情看着他。


    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他还能记得那么清晰。大提琴演奏的曲调,砖墙的高度,纽扣的形状,线的颜色,二文的眼神。清清楚楚,分毫不差。


    而仅仅两个礼拜没见,他竟然就几乎想不起Karry的脸了。Karry这段时间没来上学,给他发过一条“办点手续,不来学校,你注意安全”的短信之后,电话再也没打通过。 


    马思远根本没担心也没着急。他认为或许自己才是那个凉薄的人。毕竟与二文的相识快有十年,而Karry不过才出现两个月。


    竟然只有两个月?之所以会觉得漫长,大概这两个月他吃的糖,比过去的十年还要多吧。


    可他还没准备好,就已经是曲终人散场的时候了?他们连一句再见都没有说过呢。“再见”这两个字多好啊,不说多不吉利啊。 


    马思远还是觉得,他很快就会走出去的。走就走呗,他不过是回到了两个月前的自己而已。两个月算什么,他和二文都认识十年了。


    岁月,有着不动声色的力量。


    2.画心


    二文哭了好几场。哭到后来他觉得不对了。


    他和马思远的眼泪一向是守恒的。他哭得多了,自然说明马思远哭得少。不,马思远根本就没哭。


    马思远好像根本就不伤心。每天放学拉着他一起回家,周末到他家打游戏做作业,二文几乎觉得时光倒流了,那个名字叫Karry的男神就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


    二文其实从不承认自己真的二。但是将近十年了,他才发现他一点都看不穿马思远。 


    马思远的饭量变得很大,人却更瘦了。二文否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马思远根本没有回到两个月前。他的脾气变坏了,小毛病变多了,有问题解决不了就撒娇,去哪身上都带着糖。还有,他胃疼还没好。


    就像糖吃太多突然戒掉,身上的毛病却还残留着。


    他想安慰却找不到契机。他想马思远应该是难受的,可他没办法钻进他的心里去对症下药。他佩服他男神可以一眼就看穿马思远,又怨恨他男神看穿了就离开。


    简直像一阵风,或是一场梦。他知道他需要帮着马思远守着那些回忆,证明那些并不是一场幻觉。


    可这样就真的好么?是不是真当做幻觉反倒好一点?为男神收拾烂摊子,他觉得很是苦恼。


    3.我们说好的


    “我能做到的,就是永远都不离开你。”


    马思远只要睡着就能梦到这句话。他跟谁都没提过这事。一个爷们,揪着这点小事情不放,挺小家子气的。他也是男的他知道,男的写保证书的时候哪个不是满嘴跑火车?


    答应你什么你就相信什么,你是个姑娘吧?还相信“永远”的存在,你还是个小姑娘吧? 


    马思远心态摆得端正。可他还是会梦到。他甚至还梦到了Jacky,和照片里Karry的妹子头。


    好笑的是他还没摆脱胃痛,竟然就失去了继续痛的理由。果然现实说,光有爱还不够。 


    命运无可避免地轮回着,Karry最终还是成了他的Jacky,而他大概也终有一日会遇见自己的马思远吧。


    他刚为自己豪迈的爷们气概自豪了一把,就听到了旁边等他收拾书包的二文抽了一口冷气。抽得太猛了还咳嗽了几下。他抬头向门口望去。


    教室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有一个小组同学在值日。Karry身体靠着门框,笑着向他招手,虎牙尖尖的,眼睛弯成月牙。


    他正要揉揉眼睛看看是不是幻觉,值日的同学们已经纷纷礼貌地跟八年级男神学长打招呼了。马思远还在原地发愣,二文抓起他的书包,架着他就往外走。


    他是想挣扎的。他有预感Karry是来道别的。换句话说,来收拾一个名叫马思远的烂摊子,好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旧爱。他心里的无名火噌地就蹿上来了。


    马班长对人又好又体贴,呵呵,那得分对谁。马班长脾气大着呢,对你王凯瑞什么时候有过好脸色?想好聚好散和平分手?做你的春秋大梦!


    心里口号喊得震天响,人还是恍恍惚惚四肢酸软,整个被二文拖出了校门。


    Karry就静静地在后头跟着,顺手接过马思远的书包背上。


    二文架着马思远埋头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他把马思远往边上一推,叉着腰指上了Karry的鼻子。


    “你!”一个字喊得字正腔圆,英气勃发,可喊完就泄了气。颤颤巍巍地把手放下来,“你……你俩谈谈吧。我去那边看着,不让人过来。”走了两步不解气,又回过头来,“男神你真不是个好东西。我就说一句,我打不过你,但我能跟你同归于尽!你看着办!”说完就像被狗撵似的一溜烟跑远了。


    Karry摇头笑笑,靠上另一边的墙。墙是砖红色的,衬得他的身体细细长长。


    “马思远你没好好吃饭吗,怎么瘦了?胃还疼吗?”


    马思远低着头,刘海挡着眼睛。他都想好了,再见面的时候啥都不说,一个耳刮子扇下去,再高冷地瞪上那么一眼,然后流畅地转身留下个华丽的背影。


    妈蛋,想想就带感。


    他本来想好了一定不听他解释。结果人家根本就不解释。对啊,有什么好解释的。他的弱点被人抓得死死的,一开口就能击得他全线崩溃满盘皆输。


    对于糖尿病人,一点点糖都可能是致命的毒药。


    他眼前的世界膨胀,模糊,坠落,在鞋尖前的板油路上打湿了小小的一块面积。那一块变成了黑色,一点点扩大。


    另一双鞋踏上了那块黑色,让他的脸埋进了带着汗味的针织衫里。他的颈窝喷上了一个人的鼻息。那个人环着他的肩膀抚摸他的背和头发。


    他们胸口贴着胸口,心跳震着心跳。


    这是他和Karry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拥抱。大面积的肢体接触,比亲吻更加贴近对方。


    “马思远你别哭啊。”


    声音,从喉咙和胸腔共振,马思远的上半身都是麻的。


    这是临别的慰藉吗。


    可他不想说再见啊。何必急着说再见呢?未来明明还有那么多未知的离别。 


    “我们说好的。”


    “嗯。”


    “我们说好的说好的说好的!”马思远伸手死死地揪住了身前的衣领,音量开始失控。“我们说好了的!都说好了的!”他一用力,把Karry推到了墙上,用自己的额头抵住Karry的下巴。Karry的胸口已经全湿了。马思远拼命喘着气,他的头缺氧,脸上也痒痒的。他把该发的脾气都忘得一干二净,满脑子只剩下委屈。他迫切地要让这个人知道他受了委屈,只告诉这个人他有多委屈多难过,他最近过得糟透了,他再也不想装没事了,他都睡不好觉,他可怜得要命,他就是想哭就是想撒泼,你看看我你赶紧看看我你快来安慰我。


    “我们说好的呀Karry,你都答应我了呀Karry,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呀Karry,你好歹再待几年再走啊Karry……你让我好好记住你的脸啊Karry……我怕我会忘了你啊Karry……怎么办啊……Karry……”


    Karry终于站不住了,贴着墙坐到了地上。他抬头看着马思远攥着拳头蹲在那嚎啕大哭上气不接下气,嘟嘟囔囔说着什么听不清楚。他伸手理了理马思远乱糟糟的刘海。


    “马思远啊……你说慢点……我已经30多个小时没睡觉了,有点跟不上。”


    4.我走以后


    Karry走得匆忙,只来得及上飞机之前用最后一点电给马思远发了一条短信。结果手机落在了飞机上。


    得知父母工作紧急调回美国的时候,Karry第一次严肃地思考了马思远对他来说是什么。他没有得出结论。他一想到马思远脑子就是乱的。可他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他记得自己的承诺不仅仅是为了缓解马思远当时的痛苦,他还记得马思远说“我相信你”时的坚定的眼睛。他拥有的不仅仅是一个小男孩的眷恋和情感,他还拥有来自他喜欢的人的全部信任。


    他有的比Jacky多,那么他要比Jacky负责。他把马思远惯坏了,他得负责看着他。他不希望马思远变成自己,所以他不可能把自己变成Jacky。 


    他在越洋飞机上和爸爸做了长谈。爸爸全程都很严肃很沉默,但他最后说,你做了选择,你就自己承担后果。


    那是男人与男人之间互相尊重的对话,Karry是满足的。


    回了美国,Karry的每一天都很忙碌。手续很繁琐,他还没有驾照,只能依靠不发达的公共交通来回奔波。某天他在地铁站的人群中突然认识到了马思远对他的意义。那时候他们刚刚分开一个礼拜,在地球的两端,隔着世界最大的海洋,有13个小时的时差。而他看到身边不同人种不同肤色的脸,似乎都能发现与马思远相似的轮廓。他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思念马思远,这让他惶恐中带着兴奋,还有一些幸福。他知道每一条路都不好走,而他选的这条尤其难。他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但目前,他只能勇敢。


    收到小谢的电子邮件之后Karry火速订了机票。他没想到临走之前妈妈向学校递了退学申请却忘了告诉他。他给马思远打电话一直关机,他就一直打,直到突如其来的暴雨中断了所有通讯。


    Karry在机场被困了15个小时。每一分钟他都在想,马思远一定又哭了。


    哭得像小狗狗一样。


    真想摸一把毛。


    5.我用所有报答爱


    “放弃美国国籍?!”马思远咣当一声弄倒了椅子。桌子上的牛肉面撒了不少汤出来。


    “坐下坐下,”Karry赶紧抽纸去擦桌上的汤,“一会又弄衣服上了!”


    “你男神疯了吧二文!”马思远拎起一旁埋头吃面的二文,“你还吃!快报警啊这有个疯子!”


    “我吃还不行了?你人性呢?”二文暴躁地拉回自己的袖子。


    “就是。为老不尊。”宇寻优雅地挑起一根面条。


    “不过是挺可惜的,”宇浩喝了口面汤,“投得多有技术的一胎啊,竟然放弃了,就为谈恋爱。”


    “真好。”埋在面碗里的三个头一齐无奈地摇了摇。


    马思远被这三兄弟气了个倒仰,只得凶神恶煞地叉着腰对Karry吼:“笑什么笑?快吃!吃完走!”


    “好好好,你先坐下。好好拿筷子,别又吃衣服上。”


    路灯亮了,路上行人三三两两。


    “马思远啊,你走慢点。”


    “……你还好吧,要不要吃糖?”赌着气,声音低低的。


    “我们说好的事,我不会忘的。”Karry搭上马思远的肩,揉揉他的头发,笑得满足。“我还得回去办手续,这回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我家电话存你手机里了,是对方付费的号码,你要是想我了或者遇上什么事解决不了就打那个。”


    “你让我再想想。”


    “马思远,我很快就回来了,别害怕,啊。”


    马思远没吱声。两个人静静地走着,就像两个月里每一天的放学路。仿佛永远走不到头,却又好像一眨眼就到了目的地。


    “Karry。”马思远看到远远露出轮廓的自家小区的大门,终于站住了脚步。“Karry,”他说,“你还是走吧。”他看着他的眼睛。


    “喂。”


    “你走吧Karry,回美国去吧,我等着你,等你什么时候再跟爸爸妈妈过来。要是他们再也不来了我就再等久一点,等你长大了自己回来。你可以回来读大学啊,哦好像那边大学好一点。那你可以回来读研啊,哦好像也是那边的好。”


    “马思远。”


    “那你就毕业了回来工作也行啊,华侨哎,当个老板啥的不是分分钟的事?”


    “马思远。”


    “哦对了!还有呢,你不回来也行啊,我可以去找你啊,我学习这么好,考美国的大学不跟玩儿似的?”


    “马思远,你别哭。”Karry拿出纸巾,一点一点给他擦着眼泪。


    “真的,Karry,你回去吧。你一个人回来怎么行啊?你年纪这么小怎么过这种日子啊?难道你到我家来吗?可我家养不起两个小孩啊……”


    “马思远,你别哭了。你别害怕呀。你怕什么呢。”


    “我怎么能不害怕啊?”马思远抓紧Karry的手,发抖,“你怎么这么冲动啊你?你也不跟我商量一声?你怎么不替自己想想啊你?你这样,我拿什么报答你啊?”

    

    “你不是喜欢我么?”


    “屁!喜欢能当饭吃啊?”


    “我又不缺饭吃,就缺你喜欢。”


    “那你呢?你不也喜欢我吗?你做这些有毛病的事干嘛啊?你喜欢我就够了啊!”


    “我得报答你啊。”


    “啊?”


    Karry捧起马思远的脸,拿鼻子尖去蹭他的鼻子尖。


    “我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也不够报答你的喜欢。


    6.我相信


    马思远鼻子痒痒的想打喷嚏,拼命忍着终于憋住了。


    “我是说不过你了反正。”还是痒,挠挠鼻头。 


    “我答应过你的,一定会做到。”


    “你不是说过吗,咱们还小呢,当什么真啊?你就那么一说,我就那么一听,谁还当回事啊?”


    “你明明就当回事了。”


    “再过几天我就忘了你了!”


    “你不会。因为你相信我。”


    马思远噎在当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Karry静静地看着他。


    “哎?你好像,比之前更好看了?”扳着下巴两边转转。虽然眼睛红肿着,好像确实比两周前多了些说不出的魅力。


    “那是,我可每天都在变帅我跟你讲。”


    “唉,那可怎么办,你得等等我啊。”


    “呵呵。”马思远斜眼看着Karry侧脸的线条,心想妈蛋谁等谁啊,就你这张妖孽的脸,我不加把劲怎么跟洋妞抢?


    晚风吹起少年的头发,不知不觉中,把柔软的面容变得硬朗。


    7.黑夜里的光


    年少太多承诺。


    承诺是糖果,吃太多会虚弱。


    随着血糖升高,免疫力慢慢下降。


    像软体的蚌,却没有壳。 


    年少又太轻离别。


    虚弱的心负担离别的痛,无力回天。


    于是长大以后,再不信誓言。


    每一个美丽的盟约背后,似乎都有无尽的深渊。


    然而深渊里,其实有光。


    爱,是黑夜里的光。


    不要害怕,抬头看。


    ——The End——


    By 蟹膏老汤圆 2014年4月26日 

 


评论

热度(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