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冉

缝合

蟹膏老汤圆:

缝合


    午睡的梦。


    不属于任何系列的独立短篇。


    严重OOC。本文三观不正,世界观不完整及心理素质不强请绕行。 


    【别艾特真人】


    【凯源】


    你从何处来?


    从来处来。


    要向何处去?


    向去处去。


    01 打捞


    哗啦啦作响的水声。小船摇摇晃晃。汗湿的头发,刘海结成一缕一缕。


    因为动作很大,湖水从袖口湿透到手肘,胸前的衬衫紧贴着皮肤,变透明。


    他喘得很厉害,手上的动作却是小心翼翼的。用的是最软的尼龙网兜,一点一点地拖拽。


    终于全部拖到了船上,满满一网,电线管子连接的,发白柔软的碎片。


    他把手伸进网兜中摩挲,呼出的气激动地战栗。


    02 清洁


    一共一百一十八块。细小的角落结满了水藻和青苔。


    他右手持着小刷子,左手白棉布,台子上的洗瓶中装了蒸馏水,手边放了用来吹气的洗耳球。


    就这样一寸一寸地清洁。他解开、理好缠成一团的管道线路,把每一块清洗过后的碎片拼在正确的位置。


    从下腹的右侧挖出了一条小鱼的尸体后,躯干的形状终于完整。他在肚脐的附近找到了开关按钮,用手里已经湿透的白棉布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抬头望了一眼晃来晃去的白炽灯。


    一声轰隆的雷响,下雨了。浓密的潮气从地表升了起来。


    他决定动作快一点。


    03 缝合


    他把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屏住呼吸,左手肘支在桌子上,右手捏着线头。


    对准孔,穿过。拉出,将末梢绕食指一圈,用拇指一捻,打一个结。


    把头部抱到自己的腿上,摸到左侧耳后的边沿。深吸一口气,将针刺了进去。浅浅地刺入,转向,挑起。横过开口到另一边,上抬,刺出,把线抽出,拉紧。


    皮肤很柔软,他不敢拉得太紧。他用中指的指腹摩挲线头,让开口闭合却不隆起。


    他小心翼翼,用握针的手感受走线摩擦皮肤的微小振动,大气也不敢出,仔细地拿指甲丈量每一针脚的距离。他又出了一头的汗,汗水沿着下垂的刘海一滴滴地落在手中的作品上。沿着面部的曲线,或是流下脸颊,或是流进嘴角。晶亮亮的水光映着慢慢合拢的面部五官,竟然生动起来。


    在右额角的发际线处收了针,他才拉开距离仔细端详这张脸。黑色的走线从左侧的耳下,横过高挺的鼻梁,绕过右眼的眼角直达额际,似乎是把一张脸一分为二,却半点不能遮掩它的美感。


    随着皮肤的伸展,五官都立体了起来,带唇珠的小嘴微微地翘着,缝隙中可以看到雪白可爱的牙齿。


    他带着点虔诚地把头部捧回,对好脖颈的开口,飞针走线。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他缝好躯干的部分抬头揉脖子的时候,刚好看到第一缕朝阳从圆形的窗子照在自己脸上。


    04 启动


    手颤抖着按了肚脐上的按钮。


    也许不会启动吧。他想。


    没有听到机械运转的声音。他刚刚有点失望。低下头,却望进了一双眼睛。


    葡萄一样亮黑色的眼睛。能反射他最细微的面部表情。


    我的脸长这个样子啊,他想。


    于是他笑了。那双眼里的他也笑了。


    05 对话


    他把他扶起来,坐在操作台上。他眨着眼看着他。


    他带上手套、口罩和护目镜,给针线消毒。他觉得他的眼神这么干净,应该是很爱干净的。


    他架起他的一边胳膊,理顺线路,开始缝合。他的手有点抖,走线也没有之前直。因为他就那么专注地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看着他穿了黑色线的针穿过自己牛奶一样白的皮肤,留下几个小孔和一排黑色的叉。和他身上纵横交错的其他纹路一样,有那么点图腾一般的神秘感。


    “你不要看。”他终于开口,“我很紧张,你不要看。”


    他听到,乖乖闭上眼睛。


    他的睫毛很长,长到可以擦到眼角下端的缝合线。有那么一两根插到黑线的缝隙中,拱起一弯小桥。


    他吞了口水,继续走线。他翻开他的手掌,看到一串编号。


    “ROY-118,是你的名字吗?”他听到呼唤,再次睁开眼睛。


    他缝好手背上的断裂处,用牙齿咬断线头。嘴唇轻轻擦过手背上的皮肤,软软的贴合凉凉的。他的手掌细长而骨节分明,形状完美而精密。


    他握住了这只手,拉着刚刚完整的关节活动了一下。


    “你好,ROY-118,很高兴认识你。”


    他的目光从交握的双手移到他的脸上,面部皮肤轻轻扯动,颧骨抬起,嘴角张开。鼻子两旁的缝合还是不太自然,拉扯使得针孔变成了椭圆。


    他笑了。


    于是他也笑了。


    “你从哪里来?你碎成了118块,每块都和商店橱窗里的那些不一样。”


    我从来处来。


    “你比别的好看。”


    什么叫好看?像你这样吗?


    “我是什么样子?”


    好看的样子。


    “我要接着缝了。你痛不痛?”


    什么叫痛?


    “缝针会刺穿你的皮肤哦。”


    这会比切开还痛吗?


    他抬头直视他的双眼,或是直视他眼中那个好看的自己,想了一会,也没答上来。


    “切开很痛?”


    很痛。


    06 听说


    听说湖畔小屋那个怪小孩疯了。


    怎么回事?


    说是睡觉魔障了,自己拿美工刀把自己的皮肤都切开了,缝了满身的针。


    不是吧……该不会……也切了一百一十八块……


    哎呀哎呀你别说了怪恐怖的!


    说起来这事也好多年了吧?


    可不是么,这么想那小孩一直就不太正常,当初那么喜欢他家那个叫ROY的仿真机器人,天天形影不离的,谁想到突然就闹翻了,还把机器人切了一百一十八块扔进了湖里!


    当初那景象,啧啧。遭报应了吧。 


    这不一样啊,机器人又不会觉得疼。


    也对。


    07 从来


    你从何处来?


    不,我从不曾来。 


    ——The End——


    By 蟹膏老汤圆 2014年4月23日 


评论

热度(170)

  1. Karroy_0715蟹膏老汤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