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冉

胃痉挛

没有人是生下来就会爱的

蟹膏老汤圆:

胃痉挛


    男生学院自习室第八话深夜脑洞。 


    甜的吃多了?来换个口味调剂一下吧。清明时节,也算配合一下气氛。


    西阿姨没看黄历自己找别扭之作。 


    本文有疑似前任出现,雷者绕行。


    文中的Jacky并非特指千千,算是个虚构人物,而且是年上。用这个名字就是阿姨私心带上千千玩一回。酸千千的都老实点吧,阿姨性子软不代表没脾气。 


    【别艾特真人】 


    【Karry X 马思远】


    你把我变笨了。有些事情我不是缺乏考虑,而是从不认为有必要考虑。在你身边,我就像一只不用思考的蚂蚁。没有人觉得我们之间有问题,他们都在嘲笑我胡思乱想。在我疼得生不如死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这只是症状,不是病。不是病,就没有办法治。——马思远 


    1.那个人 


    临近清明,天开始热起来了。下了几场雨,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阵青团的味道。


    马思远今天校服下面的小衬衫翠绿翠绿的,远远地朝Karry蹦蹦跳跳地走过来,像一枝刚抽芽的小树苗。


    “哎你看着点,地上都是水。”


    “哦哦。”马思远听话地缓下脚步,垫脚跳过地上的水洼,伸手拉住Karry的书包带,站好。


    眼尖抽出Karry拿在手里的上周英语小考的卷子,指着上面的名次再次哈哈大笑了一场,Karry抢不过他,就拎着他东倒西歪的校服领子往校门口走,任他笑得直不起腰,靠在自己身上。


    “我说Karry,你说实话你是从俄国回来的吧?你这英语哈哈哈哈哈哈……”马思远笑得控制不住,他也懒得反驳,眼看着自己的卷子要被马思远拿不住扔了,才赶快伸手接住,折好放在书包里。


    “马思远你的鞋带。”扶着肩膀让他站住,低下头给他系松开的鞋带。Karry听着上方嚣张畅快的笑声,想起上次强夫说的话,自己摇摇头也笑了。


    “……Karry?”Karry刚站起身,就听到前方大门不远处一声轻轻的,有点犹豫的呼唤。抬头一看,自己也愣住了。


    “Jacky?...No, you can't be ...Oh my god...”马思远听到Karry难以置信的低喃,然后猛地向前冲了出去。


    “Come on, my boy.”门外的那人声音极有磁性,他张开双臂,拥住了奔过来的男孩,狠狠揉乱他的头发。


    Karry的动作太快,带起一阵风,马思远眯了眯眼睛,就没来得及出声提醒。Karry跑过去的时候正踏入地上一片水洼,溅起的泥水沾湿了他自己的裤脚,也飞到了马思远翠绿的衬衫上。


    马思远的脑中,同时有几个声音响起。


    还说我呢,你自己还不是不看路。


    衬衫脏了好可惜。


    裤脚脏了也好,我不喜欢你这条裤子。


    那个人是谁,他的眼神……好熟悉。


    2.那些年


    今天是说好的二文请吃牛排的日子。因为多了个不速之客,桌上的气氛有点诡异。天宇家的三兄弟眼神激烈交换,Karry和Jacky在长桌的一端热烈地聊着天。语速比初中英语听力快了太多。不过马思远本来也没在听。


    马思远也不太清楚自己在想什么。他脑子有点乱。


    刚刚在校门口,Karry回头对他招手让他过去,并提醒他小心水洼。拉过他的肩膀搂住,向Jacky有点炫耀地抬起下巴。


    “马思远,my boy。”


    “Hi sweet,”Jacky笑的时候嘴角有梨涡,他专注地看进马思远的眼睛,伸手揉揉Karry的头发,“Not bad,my boy's boy.你好我是Jacky。”


    马思远握了握他伸过来的手。那是很温暖的手。非常的温暖。


    Karry没有向马思远介绍Jacky。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来给你,慢点吃。”Karry推了推马思远,把已经均匀分成小块的牛排放到他面前。


    “哦,谢谢。”


    “嗯,Karry也会照顾人了,是个大孩子了。”Jacky笑着,同时把分好的牛排撒上胡椒粉,递给Karry。


    Karry自在地开吃,嘴里塞得满满的,向Jacky皱了皱鼻子。


    天宇三兄弟齐齐倒抽冷气。


    马思远感觉好像有谁拉住他的胃狠狠扯了一把,手里的叉子掉到了地上。


    Karry不解地转头看他,而他只是看着Jacky。


    他知道哪里熟悉了。Jacky看Karry的眼神和表情,就和面对自己时的Karry,一模一样。


    “你们认识很久了吧?”他听到自己在说。


    “Yeap,很久,从他还是个tom boy的时候开始。”


    “Hey,I told you,no tom boy any more!”Karry炸了毛,脚在桌子下边踢上了Jacky的膝盖。


    “OK,OK,you win!你不是,我才是!”举双手投降,眼中有泉水静静流淌。


    马思远看着Karry,心想,啊,原来你看到的我是这样的。


    你看,我们其实一模一样。


    Jacky说了很多Karry小时候的趣事,马思远听得很认真,不停地问后来呢。他迫切地在那些年的故事里找出现在自己的影子,那种不同空间的重合感让他觉得有一些幸福,还有更多不知来自何方的沉甸甸。可他就是想知道。 


    他看到Jacky夹在钱包里的照片。那是个比现在的他还要小很多的孩子,笑得像个小姑娘,还没有长出虎牙。


    那么显眼的被宠爱的样子,那么嚣张放肆不知轻重的处事方式。他太熟悉了。


    因为他正一步一步地变成那个样子。


    “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们全家搬去了英国。就没有后来了。”


    3.那句话 


    之后马思远就没有说话。因为自作主张带了Jacky来,Karry自告奋勇地帮二文付了帐。马思远拉着Jacky先出了门。天宇兄弟先回去了。 


    “他现在是给我系鞋带的Karry,是敢和老师谈判的家长,是考虑问题从不出差错的男神。”马思远又一次嘴巴比大脑快。


     不是你的那个备受宠爱保存完好什么都不懂的little boy。


    “Yeap,他长大了,我为他骄傲。”Jacky的声音极其的温柔。


    “你说谎。”马思远站到了Jacky的对面。他背着光,Jacky只看到一双大眼睛,霓虹灯下分外的明亮,像有盈盈水光。“你说谎。你明明喜欢他原来的样子。”


    “……哈哈,你说得很对。”Jacky嘴角的梨涡仿佛装满了酒,他的笑容是醺人的。即使,眼睛装满了悲伤。


    “你怎么会让他变成这个样子?”


    你怎么舍得,让他自己一个人,长大成这个样子?


    马思远的背挺得很直,亮闪闪的霓虹把他的脸照得五颜六色。唇角扬着倔强的弧度,Jacky有那么一瞬间时光倒回之感。他抬手抚上马思远的额头,五指慢慢张开插进他的头发里。


    “Yes,it's my fault. I'm sorry, boy.”


    那句话话音刚落,马思远就被人从后面拉开。Karry用手指把他乱乱的刘海梳顺,圈在自己的臂弯下面。


    “How long do you stay, Jacky?A week?”


    “No,I'll leave tomorrow.”


    “哦,那好。马思远,道个别吧,他明天就走了。”


    “走?去哪?”


    “回家呗,人家是来探亲的。”


    “……不走不行么?”


    三个人一时都沉默了下来。


    “不行。马思远,他不走不行。”Karry看着Jacky,第一次没有皱鼻子。 


    “是啊。Karry你别忘记随身带糖。”


    “我现在随身带他就够了。”


    “那很好。”Jacky对马思远点了点头,转过了身去。


    “Jacky。”


    “嗯?”


    “那句话我听到了。我接受你的道歉。”Karry的声音完全恢复了平时的样子,马思远的心情却没有半分好转。 


    Jacky仿佛是点了点头,向前过了路口的拐角,不见了。


    到最后,也没有人说一句再见。 


    4.那种痛


    马思远的胃在凌晨的时候突然疼了起来。这痛来得极其剧烈,他从床上滚到了地上,用头撞向地板也无法缓解半分。妈妈吓坏了,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救护车来了,他又不疼了。到了医院,疼痛又再次袭来。医生做了初步检查,说没有大碍。 


    好容易熬到了早上,胃镜钡餐折腾了一天,拿到一张“无明显异常”的诊断书。医生说是胃痉挛。


    “这个怎么治啊?”


    “这是症状,不是病。你没有病啊孩子,你说怎么治?”


    开了些暖胃的中药带回家,Karry来了电话,他直接卸掉了电池。


    马思远躺在床上,想起昨晚二文的那条短信。


    “小马你不是吃醋了吧?过去的事,干嘛在意啊?”


    二文和马思远一起长大,有些时候需要他二一点,他偏偏敏锐得要命。可马思远觉得自己不是吃醋。他虽然在意得不行,可这感觉和Jacky无关,只和Karry有关。他想不明白那种压着他难以呼吸的沉重感从何而来。


    他好像变笨了。在Karry身边呆久了,他就像一只不用思考的蚂蚁。这些事不是他缺乏考虑,而是从来不认为有必要考虑。他一闭上眼睛就是小小的Karry的笑容。


    他的脑海里有人在说,他不是生来就这么会照顾人的。他也是跟人学的。他对他的那些温柔体贴,包容忍让,都是因为曾经被人这样对待过。


    Karry是拥有过很多爱的人。所以他知道怎么来爱别人。


    没有Jacky,Karry就不是现在的Karry。 


    那样,他就不一定会喜欢他,他也不一定会喜欢他。


    他们被命运推到了彼此面前。马思远觉得自己太渺小了。渺小到如果有一天命运再把他们推走,他也抗拒不了。


    他的胃又开始了新一波的疼痛。他闭上眼睛咬牙静静地忍着。他知道他没有病,就像他和所有人一样,不觉得他和Karry之间有什么问题。他也嘲笑自己胡思乱想,可疼痛来得那么真切,想假装都装不来。


    因为不是病,所以没有办法治。因为没有问题,所以无法解决。


    也许只能这样忍着,像医生说的那样,放轻松,减压力,疼到不那么疼的时候,就好了。


    在意到不那么在意的时候,就好了。马思远安慰自己。


    5.那出戏


    马思远第二天上学,死乞白赖地让二文还钱给Karry。二文本还不肯,马思远说他来出一半。


    Karry拿到钱时的表情可谓相当精彩。他硬把钱塞给了二文,把话题引到了别处,对之前马思远不接他电话的事只字未提。


    正是准备春季文化节的时候,马思远分外活跃,一个人写了剧本,一个人组织排练,并没有跟Karry商量。所以得知他们的创意撞了车的时候,他傻眼了。


    “让给你们也行,我有什么好处?”Karry习惯性地逗马思远。


    “二文说请你吃牛排。”


    “牛排他本来就该请。”


    马思远正在斟酌是该撒娇还是该撒泼的时候,胃部的痉挛又开始了。他蹲下身子咬住手臂,用鼻子急促地呼吸。周围的声音他都听不到,只感觉一只温暖的手在一下一下地轻抚着他的背。温暖的手。他们一样。 


    两分钟之后,他松开牙齿,擦了擦额上的汗,站了起来。他俯视着跪在身边,神情慌张,双眼通红还拉着他的衣摆的Karry。


    “那算了,让给你们吧,我们想个新的好了。”


    “马思远你到底是怎么了?你能不能跟我说明白?”


    “我没病。这是胃痉挛,不是病。其实……也不是总疼。”说完就出了自习室。


    Karry琢磨着这句所答非所问想了半天,竟然也琢磨明白了。马思远其实回答了他。Karry确实没有办法。这不是病,他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治。


    最终那出戏还是让给了马思远他们班。毕竟剧本都写好了不是么。Karry很迷茫。他这戏,根本就没有剧本。演过的那部分,更是没有办法推翻了重来。他能满足马思远对未来的所有要求,却不能改变自己的过去。


    这让他感到绝望。


    6.那条路


    回家的那条路两个人是走习惯了的。这么安静的时候不多。Karry觉得马思远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将两个人笼罩在压抑的云层下面,湿漉漉的,不痛不痒却让人难受。在马思远家的小区门口,Karry还是叫住了道过别的那个背影。


    “马思远,我能做的,就是不会离开你。”


    “嗯?”


    “我知道你为什么心情不好。有些事我真的改变不了。我承认我好多习惯都是和Jacky学的。我那时候觉得很开心,所以猜你也会开心。”


    “你学得很好。我很开心。”


    “但是我不会什么都和他学。我不会离开你的。我知道被人离开是什么感觉。所以我不会离开你。你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你给我点时间。既然不是病,那慢慢总会好的对吧?早晚会有一天,我就一点都不在意了。你也相信我对吧?”


    “我相信。你再胃疼就给我打电话,我给你讲笑话。”


    “你还会讲笑话?”


    “派大星和海绵宝宝什么的。也是和Jacky学的。”


    “哈哈哈你们真幼稚。”


    “对。”


    “明天见,Karry。”


    “明天见,马思远。”


    不是问题的问题,都交给时间解决。反正有信任,还有明天见。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7.那些花儿


    没有人,是生下来就会爱的。


    我们,都是在爱人身边长大。


    若是你选择了一个没有过去的,你需要从头开始慢慢教他。你要忍受他的幼稚和不体贴。


    若是你的爱人一开始就是完美的,那你通常要接受那些是别人教会他的事实。


    凡尘之中,哪有两全之法?


    接着你胃痉挛了。


    随便你去一家什么医院,拿到的都是“无异常”的报告单。


    没有人觉得你有病,没有人能根治你。


    你只能一个人,狠狠地疼。


    没人能够明白那种疼。


    所幸,我们有时间,还有未来。


    你咬着牙,等着自己慢慢放松,慢慢淡然,慢慢地,你的生活霸占了所有那些在意的地盘。


    你再也没疼过。


    然后,你就长大了。


    而那些花儿,就让他们随风去吧。


    ——The End——


    by蟹膏老汤圆 2014年4月5日 


     


     

 


评论

热度(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