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冉

喜欢你

年轻人的恋爱我不懂

缺药少吕:

#老王不在我的脑每天都在被门夹

#终于写了次年轻人谈恋爱,估计是最后一次

#代号换成了名字

#感谢恋爱时代

 

 

喜欢你

王俊凯&王源

 

王俊凯的初吻交代在十九岁夏天的录音室里。

这个场景他所想象过的很不一样。

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对这个一个时刻很是敏感,下午三点十五分,分针走过四分之一个圆,太阳正是耀眼的时刻,王源眉眼里盛着一点笑,嘴角勾起一个甜美的弧度,破釜沉舟似的怀着某种坚定决心靠近了他。

事后王俊凯绞尽脑汁想出了一句俗套的形容:我的脑子立即上紧了发条,然后“嘭”的一声,爆炸。

几分钟之前他们刚刚练完一首歌,王源瘫坐在录音室里的沙发上一个劲儿的喊着热死老热死老,和窗户外边永不止歇的蝉鸣映衬得颇为和谐。重庆的夏天漫长又炎热,录音室里的空调只是个笨重又无用的巨大摆设,王源撩起玫红色的T恤扇着风,汗水顺着他略长的发梢流下来,路过一截白皙的脖颈,在玫红色的衣料上洇出一洼浅色的印记。

彼时他正抱着吉他试着调了个音,王源听见声音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里弹出来,而后蹦蹦跳跳的跑到他身边用手指随便划拉了一下,一串混乱的音符滑了出来。王俊凯拍掉他搭在吉他上的手:“王源儿你消停点咯,等我调完再玩。”

“我有点想学吉他。”王源看了他一眼,手不依不饶的又搭了回来,修长手指在他手背上蹭了一蹭。王源的指尖热的发烫:“你弹个董小姐?就我们唱的那个,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王小姐?”他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句,调子七拐八拐到了巴滨路。

“不要闹诶。”
“你就教我一下嘛小凯。”王源趴在他的背上,手从后头绕到前面按在琴弦上:“教我弹个董小姐撒。”

王源靠着着他的后背,闷热暑气从身体紧贴的缝隙一丝丝漏出来。

这有点儿奇怪。

王俊凯觉得十八岁的王源同十五岁时候的他一样患上了皮肤接触饥渴症——这个词儿是他当年从网上看到的,颇为合衬。王源一向喜欢黏着他,这一年来变本加厉,自发的和他捆绑在了一起,以一种外露的方式,连在镜头前也是。这让王俊凯怀疑起来王源是不是和十五岁的他换了魂。要知道这在以前可是很难得的,而现在他都快习以为常。

他挪开王源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臂,抿了抿淡色的嘴唇,抛出一个疑问句:“你要干什么哦?”

王源很不正经的朝他挤眉弄眼:“你说呢?”

于是时间出现了两分钟的空白,王源好像在等他给出一个回答。他的手被拿下去之后垂在身子两边,自以为别人都看不到般的在下面揪着T恤的衣角,衣角被他扯得皱成了一团。他从小时候开始紧张起来就只有这几种表现——多话、扯袖子或者揪衣角。一点都没长进。

王俊凯露出一点了然笑意,伸出手帮他把衣服上的褶皱抚平,一秒钟之内又绷紧了脸:“你看上了哪个董小姐咯?”

“无聊死了你。”王源又倒回了沙发上,给他翻了一记白眼。

王俊凯觉得自己有点狡猾,他知道一点东西,却把它藏在一边,偏偏要逗王源,噎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这有些初中男孩子的恶趣味,显得幼稚极了。但他乐此不疲,尽管这有损他一向耿直的形象。

王源真是蠢的有点可爱。

他从眼前垂下刘海的缝隙中瞄了王源一眼,王源正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他的头发被汗浸湿成一缕一缕,玫红色的T恤贴着他单薄的胸膛,王俊凯跳下高脚椅探着手帮他推开了两扇窗户,热风一下子从外头吹进来,携带进轰隆隆的一阵声音。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过了两秒钟睁开眼,王源正巧对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眉眼是弯弯的,眼睛又亮,让人没办法拒绝他的要求。这是他的绝招。他服了软,在心里对自己叹了一口气:真是,完全没有办法。

他坐上高脚凳给王源弹了一首董小姐,原本示意他过来看,王源躺在沙发上不愿意起来,拉长了声调说你先弹一遍啦我以后有的是时间学。他唱到结尾的时候王源跟着在后头唯恐天下不乱的跟了一句:燥起来吧,王先生。

王先生这三个字王源是喊出来的,喊得破了音,巨大回音盖过了他的歌声。

王俊凯用虎牙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有点儿刺痛:“吃错药了吧你,王源儿。”

王源听到这话又哈哈哈笑了几声,顺手从身上摸出一块糖扔给他:“我没吃啊,肯定要留着给你撒。”

他怀里还抱着吉他,手忙脚乱的去接,结果没接到,还摆了个挺滑稽的姿势。王源看着他哈哈哈笑了出声,两颗兔牙藏在嘴唇后面若隐若现:“知不知道啥子叫技术哦。”

“你晓得?”
“我当然晓得。”王源得意的笑了一声:“把吉他先放下来噻。”
“就你懂。”
“对啊,我懂,你才不懂。”

此后他们又维持了大概几秒的沉默,王俊凯把吉他收起来装进盒子,王源换了个姿势趴在沙发上看他做完一连串动作,边看边念叨着“哎呀小凯我真的要热死老。”他嘴里嚼了块糖,说这话的时候黏黏糊糊的,一块糖被他咬得抑扬顿挫嘎嘣儿作响。

王俊凯把手递给他:“走吧,下楼喝点东西。”王源拉了一把他的手,起身到一半又倒了下去,含糊地吐出一句话:“天太热了我一点都不想动。”

“你真是懒得很。”
“你手太滑我拉不住。”王源反驳道。

王源在他面前总擅长找这些一戳就破的借口,也算不上耍小聪明。他从前热衷于拆穿揭露,年龄大了一点就渐渐纵容,于是王源更加肆无忌惮的犯着懒卖着蠢 ,好像永远长不大,他觉得自己可能干了件不怎么正确的事儿。后悔倒说不上,有时候他会和王源说王源儿你要成熟一点,而王源回给他一个笑:我才十八岁要那么成熟做啥子咯。

“你哦。”王俊凯伸出手想摸他的头毛,王源几乎是同时抬起手挡住了,他只触摸到一根翘起的呆毛,这是王源的特色,他的头发没有一刻是服服帖帖待在头顶的,而后他的手有些尴尬的停在半空中,最后拐了个弯落到他的半边脸上。
——事实上并不能用落这个词,他只是擦过王源的脸。几乎是一瞬间的,王俊凯就缩回了手。

太烫了。
他摸摸自己的掌心,一手的热汗。

“那帮我带杯冰奶茶咯。”王源嘟囔了一句,手盖在被他擦过那一侧,挡住了半边脸,长手长脚颇为笨拙的在沙发上翻了个身。

以前王源是不敢使唤他的,就是敢,这种类似于反抗的小火苗也会被他一个瞪眼熄灭掉,而王源会怂成一个球缩到一边说凯哥我错老我错老。现在,他想,十八岁是个奇妙的年纪,王源的中二期真是十足的长。

王俊凯拎着两杯奶茶推开门的瞬间就被牢牢抓住手腕给拉了进去,王源顺势关了门把他抵在了门板上。他比王源高了肉眼可见的两公分,目光所及之处有王源高高翘起的几根头发和天边连绵不断的一片云。墙上挂着钟,分针刚好走到三点一刻。外头阳光很是耀眼,橙色的温暖光线铺陈在王源年轻的脸上,细微的绒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王源长着双很好看的眼睛,此刻这双藏纳星辰的眼睛朝他弯了一下,王源嘴角一歪,露出一个甜蜜而标准的坏笑,嘴唇就撞了上来。

王源借用了无数部言情剧的烂俗套路犯了规。这本来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一个秘密,可是王源却犯了规。王俊凯喜欢公平公正,这是处女座的天性。就像好久之前的一次小游戏,他指出王源做了个弊,事实上那次游戏除了他的所有人或多或少都做了弊,他只注意到了王源。他觉得王源不能作弊犯规,这样很不对,而他总生不起气来,这次也是一样。

王源脑子的温度跟重庆夏天一样热,或者还更胜一筹。他笃定。

王源的亲吻完全不得章法。不,这样根本不能够说是亲吻。他只是抓紧了王俊凯的手腕把他压在了门板上,然后嘴唇紧贴着他的。这更像一种挑衅或者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端看谁能坚持得更久一些。他和王源可都输不起。王源刚吃掉的糖是柠檬味儿的,有点酸,这让他有种朦朦胧胧的熟悉感,他想了一会儿才想出来,刚刚下楼给王源买了杯冰奶茶的时候顺便给自己拿了杯柠檬红茶。

简直莫名其妙。
他反捏住王源的手腕,用了点力气,可这回王源没有嘶嘶地发出声音,更没有缩远了说凯哥我错老,对方睁开眼睛,接过他手里的袋子又往后跳了一步:“你为什么不跑?”

王俊凯向他挑了挑眉毛:“王源儿你觉得我讲道理讲不过你?”

说完他就笑了——他们都记得节目里那个无聊的提问。

“好好好好好。”王源做了个暂时停战的手势后把自己扔回沙发上默默地喝奶茶,王俊凯也坐回高脚椅上打开自己那份饮料。柠檬味儿的,自己喝到的,全都是王源嘴角的味道。

然后他们又开始练歌,选择性地遗忘了这个夏日午后的小插曲。王源中间休息时唱了一首甜蜜蜜,捏着嗓子学邓丽君。唱到“是你是你”这句时指着王俊凯。王俊凯揉了一把他乱糟糟的头毛,说:“你有病吧?”然后抢过话筒嚎了一首爱情买卖。

训练结束已近十一点,他和王源乘电梯下来,两个人都没说话。王源一直跟在他后面一点,拖拖拉拉的。他转过头去看王源,王源喊住了他:“嘿,王俊凯。”

王源很少喊他的全名,最多的时候喊他小凯,闯祸的时候喊他凯哥,喊全名的时候就是虚张声势。

对,虚张声势。


王源学着他五年前拍摄的那个小短剧里美国海归的腔调,拉长了声音:“我喜欢你——很意外吧?”

不意外。
一点也不意外。

夜里十一点的晚风又暖又温柔,零零散散几辆车打着喇叭从他们身旁开过去。王俊凯嚼着王源下午扔给他的那块薄荷味的糖,朝他露出两颗虎牙:“耍个朋友吧,王源儿。”

end.


 

评论

热度(718)

  1. Karroy_0715时有好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