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冉

【凯源】龙卷风

荷塘:

我知道这个题目已经有很多人写了。

这个梗也即将或者已经有人写了,不过我还是自己写过才好。

—————————————————————————


王源第一次知道“龙卷风”这个东西,哦不,自然现象,是在小学的自然科学课上。

老师捧着课本,将书上绕口的专有名词拆解成比较浅显易懂的句子说给台下的孩子们听:“龙卷风,就是由雷暴云的底部一直延伸到地面的漏斗状云雾所产生的强烈旋风。”

台下的一双双眼睛里盛满了不少迷茫,老师随即笑着点开文件夹开始用PPT播放一小段静音的视频,画面里一大股灰黄色的龙卷风正在迅速晃动着胖胖的身子略过大片土地,周围的房子、树木、汽车都被魔术一样地牵引到了漩涡里然后猛地在风眼里旋转了起来,一路摧枯拉朽。

“哇——”台下的一张张嘴发出了惊叹声。

老师看着注意力已经完全被画面吸引的小孩子,笑了笑,继续慢慢地解释:“因为在龙卷风的时候四周的空气绕着它的龙卷里面的轴快速旋转,中心气压极度减小导致各种气流被从四面八方吸入龙卷的底部,再变为绕这根轴向上的旋流。”

好吧,到这一段孩子们就真的完全听不懂了。

老师很细心,马上直接将结论抛出来,给了他们一个简单明了的概念。

“所以龙卷风带有强大的吸吮力,在风眼周围的一切事物甚至海水湖泊都会被卷起来绕进去。因此我们要知道,它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大家将来和爸爸妈妈出去旅游,遇到这种情况,要赶紧跑,千万不要靠近哦。”

“嗯!”台下一片乖乖答应的声音。

 

瘦瘦小小的王源却一下子根据视频里龙卷风的样子想到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老师……那……我要是站在里面呢?”他高高地举起手。

“嗯?站在里面?”

“就是,就是……”他焦虑地组织着语言,“靠近它很危险,就会被卷起来,但是如果我就在那根……那根……”他急切地在脑海里回忆老师刚刚提到的那个有点陌生的名词。

“你是说轴吗?”老师非常好心地提示他。

小王源一下子就找到了台阶,迅速踩上去,一脸高兴:“对对,就是轴!如果我就在轴里呢,是不是我就不用被转起来了,它们就只会绕着我转呢?”

小孩子的脑子里总是有那么多奇思妙想的点子,有那么多古灵精怪的想法,想得也总是那么美好,事实上怎么可能立于龙卷风风眼而安然无恙呢,但是老师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睛,里面对于未知的渴望和好奇已经蓄满——还是不要直接打破比较好,她想。

“老师没有经历过,不知道呢。但是你还是不要傻乎乎去尝试哦,因为……记得老师说的吗?龙卷风——非、常、危、险。”

“记住了。”他乖乖点头坐下。

 

从那个时候起,在稚拙的王源眼里,龙卷风就给它留下了一个“如果处在中心,或许会非常奇妙得没有察觉周围正在旋转这一事实”的印象。

哦,还要加一条——非常危险。

 

慢慢长大之后的他接触这个词语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但是因为地理环境,想要亲眼目睹是不太可能了,所以即使阅历再增长,那两个定义还是默默躺在心里。

再后来,对龙卷风新的概念又被刷新了。

在他十二岁的那年,他听到那个人在节目上随便清唱了几句《龙卷风》,尽管并不是第一次听,但确是第一次觉得——

真好听。

所以龙卷风的新定义,他默默在脑海里添了一笔:是一首好听的歌。

 

下了节目之后他带着讨好的星星眼笑容去跟王俊凯打商量,可不可以在节目录制结束后再唱一次龙卷风,并且他拍着胸脯虔诚过头地夸奖了对方一次。

“小凯!你唱的比原唱好听多了!你看,我手机都准备好了!”他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副白色iphone5耳机缠在上面荡来荡去,大约是使用太久,耳机线已经柔软得被随意弯成了奇怪的形状,“你待会唱完我就录下来!每天当听力早中晚听三遍!”

面前的男生早在他笑眯眯靠近的时候虎牙就露了出来,看到耳机之后整张脸都笑开了,在听到那个荒谬的承诺之后,王俊凯彻底笑出声。他抬手揉了揉王源的头发好气又好笑:“什么哟,谁要你拜菩萨了,行吧待会我就唱唱看。”

看着面前的小男生一副“得逞了嘿嘿”的表情,王俊凯也没有办法反悔,只能无奈地看着他洋洋得意地把弄着手机。

 

是啊,没开玩笑,王源是真的打算录的。

演播室里的大人孩子陆陆续续离开,在外面收拾今天的各种设备。大厅里没有像正式录制LIVE一样开启颜色斑斓刺眼的镁光灯,舞台上方只留了一盏清清淡淡的黄色照灯打下来,柔和的灯光似乎都带了暖暖的温度,软软地包围着捧着立式麦克的王俊凯和不远处坐在地上盘腿倾听的王源。

“爱像一阵风,吹完它就走。这样的节奏,谁都无可奈何……”王俊凯打开自己手机轻轻外放着音质并不怎么好的伴奏,酝酿了一下情绪就低低开口演唱了,伴奏声音不大,也没有后期老师处理过的完美音效,麦克风的声音被尽量调小,所以王俊凯最真实的声音得以被一点一点还原出来,巨细靡遗地展现在王源面前。

 

王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把脑袋搁在膝盖上抬头望着唱歌的人,实话说,他一直很佩服王俊凯的动情,拿着麦克风总是可以瞬间就入戏。

简直像是被什么附体似的。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内心里那种一直以来对“师哥”的崇拜,但是却又不得不被面前人唱歌的样子所吸引住目光。

王俊凯唱歌的时候会想点什么呢,又是怎么投入感情的呢。是和自己一样努力想悲伤的事情“伪装”出伤心呢,还是……真的藏着什么心事呢。

王源捏着正在静静录音的手机,盯着眼前这个和平时自己所认识的完全不同状态的人,大脑有点放空。

也就在他走神的一小会,王俊凯已经唱到了最后的副歌部分,情绪似乎也渐入佳境了。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我不能再想,我不能再想,我不、我不能再想你……”他双手捧着眼前的麦克,似乎用了一点劲儿,眼睛紧紧闭着稍稍抬起了头,大约是音有点高的缘故,还处在变声期的他唱起来有点用力。

但就因为这种微微的吃力,让他唱得带了一点点声嘶力竭的动情的意味。

最后一个字眼微微拉长音,右手只是略微抬起一些,随着肩部的线条流畅出一系列自然的动作。

 

王源忘记按下“录音结束”按钮,只能任视线被牢牢吸引着顺着王俊凯的右手抬起又落下,然后呆呆得愣神。

男生关闭麦克风,一秒钟切换回那个王源熟悉的样子走近他,笑容里带了一丝丝腼腆,语气偏偏糅合了自信:“怎么样,唱的……不错吧。”

后知后觉的王源连忙按了结束键,腾出双手啪啪鼓掌。

“好,好,zen好!”急急忙忙地还发错了音,但是下一秒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抬头叮嘱道:“刚刚听你唱到高音好像有点累,你不要嗓子啦?声乐老师叫你好好保护嗓子的!”

明明提出要求的人是他,结果现在倒打一耙还那么理直气壮。

不过笑得一脸温柔的男生完全不介意,王俊凯低头提起自己的书包随意地背上,只是顺便一样地回答王源:“反正唱给你听啊。”言下之意蕴含的无限迁就和包容让上一秒还佯装发火的少年愣在那里。

 

龙卷风真的是一首很好听的歌。

 

好听到什么程度呢,好听到他真的把这段录音放到了手机收藏夹里,没事就拿出来听,只差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炷香了,一首流行歌曲硬是被当做了英语听力一样放在手机里来回地播放。

他只是单纯觉得王俊凯唱这首歌很好听,龙卷风很好听。

这种单曲循环终于在他上体育课一边优哉游哉练习立定跳远一边哼唱的时候被朋友注意到了。

“哎哟王源你再唱这首歌我就要听吐了!”

“是啊我昨晚做梦梦里背景音乐都是它,妈呀,直接惊醒!”

被抱怨的男生一面被梦话BGM逗得直不起腰一面抗议朋友的投诉:“哪那么夸张哟!”不屑一顾地挥着手臂做着最后几个热身动作准备往前发力,“再说不是挺好听的嘛,周杰伦的歌。”

摆动手臂,三、二、一。

“好听在哪里啊,听听就腻了好不好,哪那么经典噻。”同学在背后撇撇嘴小声嘀咕。

说什么呢!

王源一个火气蹭蹭上涨,身子猛地跃了出去,非常利索的落地之后稳稳站好。

“不错,不错,很不错。”体育老师低头看了看那个相当远的成绩,颔首微笑记录了一串数字。

 

可是被表扬的人却无心得意。

他大踏步地蹿回去非常不爽地和那个朋友斤斤计较地理论起来。

“周杰伦的歌是什么……那都是经典,你懂不咯!”啊,一着急普通话就不利索的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

莫名其妙被拉着理论一首歌好听与否的同学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经典也有听腻的时候啊。”

“嘁……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听过王……”

 

猛地刹住车。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停下,顿在那里,王源奇怪地想:告诉他们王俊凯唱过一个非常好听的版本有何不可呢,公司总没规定平时不许清唱练声不许外传清唱版本吧。

但就是本能地回避了,回避了手机里藏着一个独一无二版本的《龙卷风》的事实,纵使这样突然停下不说话的样子非常……傻。

他只是想到那个人淡定从容地背起书包说“反正唱给你听啊”就有点点沾沾自喜,又有点点害羞,这么好听的版本才不给你们这些没审美的家伙听呢。

他在心里做了一个鬼脸。

 

所谓爱屋及乌,王源对这首歌的喜欢连带着对龙卷风这种东西也感兴趣了起来,可惜才初一的他还没有学习物理课,所以面对百科全书上对龙卷风的解释看得一个头两个大。

“地面上的水吸热变成水蒸气,上升到天空蒸汽层上层……”他第N遍挑战这些乱七八糟的龙卷风形成解释,“云团逐渐变大,云的内部上下云团的上下温差越来越小,水蒸气分子升降幅度越来越大,云内部的上下对流越来越激烈,云团下面上升的水蒸气直向上升……”

他翻翻白眼,继续在脑内模拟那些云朵上去下来的画面,觉得懵住了:“水蒸气分子在上升过程中受冷体积缩小越来越小,呈漏斗状。上升的水蒸气分子受冷体积不断缩小……”

好吧,又一次失败了。

“啥子哟!”他不耐烦地把手机用力拍在了自习室演出用的桌子上。

这个网上的解释比百科全书还要烦!

 

他抱着手臂一个人瞪着面前的桌子生闷气,直到身边的椅子被拉开,来人自然地坐下搭上他的肩膀:“怎么了嘛,你一脸要吃人。”

他这才有点没好气地转头对着男生抱怨起来。

“王俊凯,你们学物理没有?”明明上一秒还在不高兴,这一秒“有”的尾音就好像带了一丝丝上扬的弧线一样,把整句话都连带得软软的,多了一丝撒娇的意味。

“学了啊。”

“那你知道龙卷风怎么形成不?”

“唔,知道一点吧。”男生犹豫了一会答道。

听到对方带了一点点不确定的语气,王源一下子就来了精神,阴霾一扫而空,“腾”一下直起身子煞有介事地追问:“知道多少!”

看着眼前一下子眉飞色舞的少年,王俊凯自然地就笑得露出了两颗虎牙,显示出他的心情也很不错:“一点点,就一点点而已喽。”他试探性地看着王源的眼睛回答道。

果然,王源几乎眼睛一亮。

哈哈,得瑟的机会来了,初一学弟教育初三学长的机会嘿嘿嘿,是谁带咱们翻了身,是那敬爱的解放军哟!嘿!他已经在心里兴致高昂地哼起了民歌……或者说,红歌。

 

嘭嘭胸脯拍得直响:“不怕不怕啊,由学霸我来给你解答!”说着就志得意满地翻开本子拿出铅笔开始了“王氏教学”。

“首先呢……这些水蒸气要跑上去……”唰一条直线接着一个箭头,狠狠戳破了上头两朵画得像肉馒头一样的云彩。

“然后它们再下降……”说着咻一声又往下拉扯出一条线段,“遇热再上升,然后预冷再下降……”唰唰唰,几条曲线把那朵“肉馒头”云糟蹋得不成样子。

 

王俊凯撑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看面前的男生闹得开心,也就不指出他根本没有解释水蒸气为什么要上去又因为什么原因会下降了,他也没好意思问水蒸气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发生的物理或者化学反应,就只是笑得温和地看着王源一个人解释得兴致勃勃。

当然,偶尔还要附赠上几个看似醍醐灌顶的点头,不然一点也不专心不是?

折腾了半天,已经把自己活活绕进去的王源呼了一口气,放下笔带着一脸期待看着他:“老王你听懂没有?”

王俊凯诚恳地摇头——没骗人,是真的没听懂。

“哎……”一点也不为自己呕心沥血讲了半天的东西没被理解而感到不满,相反这个“王老师”似乎也松了一口气,“算啦,知道你比较笨,没关系,改天我再仔细教你!”豪气万千地勾过旁边人的肩膀用力得安慰似的拍了两下。

王俊凯笑成了一张猫咪脸,也不反驳,就转着手里的笔一脸好笑得看着王源刚刚的画作——真是非常毕加索!

 

刘志宏哼着歌进来就看到课桌前两个勾肩搭背的人。

“嘶——”

他捂着眼睛转身就走。

真是不会挑时间啊你们两个。

 

最近在王源的周围似乎刮起了一阵龙卷风,周遭的所有人、物都要被这气压哗哗卷进去然后连带着受到“龙卷风”攻击。

朋友圈里一本正经地开始分享什么龙卷风的特点啊龙卷风的分类啊什么多漩涡龙卷风啊龙吸水啊海龙卷啊……各种类别的龙卷风的照片,签名也变成了“不知不觉我跟了这节奏”,口头禅还要夸张……变成了“啊我来不及躲~”。

“王源儿你已经疯魔了。”终于不堪刷屏其扰的易烊千玺在又一次打开朋友圈看到“自然科学”科普之后默默在下面留言。

“千玺千玺跟我一起学习大自然的神奇吧!”王源活泛地回复他。

“……”千玺沉默了。

聪明人永远有他聪明的原因,千玺迅速切换聊天框,问那个人:“王俊凯,他最近是不是被龙卷风刮了?”

忙着初三复习,所以对方的回复有点迟,在这个过程中千玺已经默默把最近王源的朋友圈翻了一个遍,他有预感今晚洗澡的时候应该都会无意识开始哼“不知道不觉你已经离开我”了。

“不知道,他最近好喜欢龙卷风,连带着我给他录的歌也被每天循环来着……”

“等等,歌?你录的?”聪明人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那头的状态切换到了“对方正在输入中”,结果过了好一会也不见回复,直到一条长长的语音发过来——看来王俊凯是懒得打字了。

细细听完录歌始末的千玺一下子就气笑了。

王源你可真行,神一样的连带反应和反射弧。

 

“王源儿,亏你还一天到晚研究龙卷风,现在你自己被卷进去了还没发现,啧。”永远擅长讲高深莫测冷笑话的千玺默默留了一条言给王源。

“啥意思……?”

“自己体会吧。”和那个至今都是未解之谜的“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成为了永远的好朋友”一样,这次千玺依然和得道高僧似的留了一个谜面就闪了。

还好王源不是处女座,没什么强迫症,这事一忙他就给忘了。

但也不是永久抛于脑后。

直到那天录节目的时候,他才猛地惊醒过来。

 

那天是录男生自习室的最后一集,导演和他们强调了一遍演绎要点和需要注意的细节之后就果断地推摄像机开始拍摄了。

几个少年围着一张打印好karry离别信的纸张慢慢酝酿感情,为了方便他们投入感情,音效师很贴心地在后面放王俊凯唱的那首再见和他念那封信的音频,即使心里没有悲伤的情绪,但是那种气氛也确实煽情。几个孩子都在乖乖听从一开始导演的话,想点悲伤的事情。

王源微微张嘴,低头看着这封信,里面细细的叮嘱和关照,强忍悲伤的打趣和背景音乐里低沉缓慢的音乐,慢慢的他也开始幻想最让自己悲伤的事情。

 

不行……哭不出来。

还是……差一点。

无论是考试失误被大家开玩笑嘲弄,又或者舞蹈跳得不好被舞蹈老师训,再或者小学毕业的时候大家对这着镜头一起说“茄子”……这些悲伤还不够,不够他难过得流下眼泪,只能默默累积一种压抑的情绪。

到底什么最难过呢?

 

他的眼睛匆匆扫过信件,无意识看到那句“我都走了,还有谁来帮你”。

只需要一瞬间,他就代入了王俊凯像Karry一样离开的场面。

那个人不在了,没有人帮自己,没有人在自己玩闹的时候包容又捧场地看着自己笑,再也不能在想到好玩的东西的时候转头就接受到那个人同样觉得有趣的笑脸,也不能想听什么歌就服个软听到那个人好脾气地唱一个私家版本给自己听,更不可能遇到什么不会的数学题咔嚓拍照用微信发过去过一会就能收到详细的语音解答……

比代入那个想法更快的一刹那,眼泪猛地就涌了出来。

根本不需要过多的铺垫或者情绪酝酿。

其实哭这个反应,本来就是一秒钟之间所发生的事。

 

他目瞪口呆地感觉到眼泪越涌越多,顺着鼻梁轻轻软软地下滑,啪嗒啪嗒地晕开了眼前的字迹。

完蛋了。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他这不是入戏,他这是……

千玺的话反复敲击他的内心。

 

他这不是入戏。

他这是不知不觉间进入了龙卷风的中心。

 

龙卷风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呢,吸吮力也许都是次要。

最大的特点是——非、常、危、险。

后知后觉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徒劳地站在龙卷风中心随波逐流。

 

导演喊“咔”的时候,大家都热烈地鼓起了掌,夸奖几个年纪小小的少年可以入戏那么快,感情传达得那么到位,只有一个人皱着眉头走过来给他递纸巾。

“王源你刚刚什么情况?”被点名道姓的男生抬起头看着来人,有点想笑,别说,王俊凯严肃的时候还真的挺吓人。

他四两拨千斤地妄图混过去:“什么啊,没见过奥斯卡影帝飙戏啊。”

也不知道谁家的奥斯卡影帝回答别人的时候还带着吸鼻涕的鼻音的。

板着脸看着王源这个样子一秒就破功了,装不了严肃只能一脸无奈,拉开椅子在他旁边坐下,脸上直白地写了几个字“我很关心”。

“我还不知道你?你真哭假哭我不知道?”云淡风轻地说出了非常自信的话。

这话还偏偏就是对的。

内心刚刚狂风暴雨被龙卷风肆虐过的王源抬眼认认真真地看了面前的男生几秒,忽然在心里跟自己打了一个赌。

就赌面前的男生对他的好对他的关心对他的包容。

他做了一个决定。

 

得知王源在这一期节目的LIVE环节打算唱《龙卷风》的时候,声乐老师是不答应的。王源正处在变声期,不能唱太高的音,同时也最好避免过度用嗓和大声说话,这首歌看起来是慢节奏,可是每句歌词之间衔接又太紧凑,换气是个问题不说,副歌部分又太高,并不适合现在的他。

不过……

架不住眼睛蓄满星星的少年的软磨硬泡。

“就唱这一次!而且我高音就只唱最后那一段就好!”某人非常虔诚地祈求着,“而且您看这首歌其他部分挺低的,换气这部分正好考验我!”

星星掉出来洒了一地,漫到声乐老师脚背了。

“好吧……”勉强点头。

男生欢天喜地跑走了。

声乐老师后悔地拍自己的手。

 

王俊凯是在LIVE开始前五分钟踏进录音室的,一首歌的时间耽误不了自己学习,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而且——他默默叹了一口气,那个人的要求他从来没法拒绝啊。

一直到准备录音开始王源都不肯说要唱什么歌,把他弄得莫名其妙,一首LIVE那么神秘做什么呢。

倒数五、四、三、二、一。

录音开始。

 

流畅的钢琴曲一出来,王俊凯就觉得好笑,这首歌最近已经被反复提烂了,这家伙那么神秘做什么啊,弄不懂他。

他像之前王源听自己唱歌一样,盘腿在地上坐着,默默欣赏面前少年的演唱。

简单的白衬衫和基础款的裤子,简洁的搭配反而更容易勾勒出少年笔直修长的身形,他看着那件衬衫觉得有点眼熟,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上次粉丝送给自己的衣服,他看了一眼就觉得王源穿一定好看,就送给了他。

王俊凯得意地扬起唇角,现在看来果然想的没错,自己的审美还是很够硬的,以后网上的粉丝们可不许嘲笑自己的审美搭配了。

背景音乐渐强,一开始轻缓的前奏部分慢慢滑过去,仿佛带着沙哑电音效果的声线演绎这首歌有着意想不到的美好。

 

情绪从“我的世界开始狂风暴雨”起渐强,调子逐渐抬高,歌曲的情境也慢慢培养起来了。

王俊凯这才发现今天的王源有一点不一样。

 

他是如此急迫地唱这首歌,连本来需要伴奏带过的地方他也一丝不苟地唱出来,情绪走得太快似乎想热烈地表达出什么急不可耐将要破土而出的情绪,眼睛和平时微微眯着不同,今天的王源紧紧闭着眼,双手捧住麦克风唱得似乎有些吃力。

他这才反应过来,正在变声期的他怎么可以唱这样的曲子呢,王源到底怎么想的?他有点点恼火,连带着也忘了他自己唱这首歌的时候也是变声期。

“不能承受,我已无处可躲……”音调又拔高了一些,王源的情绪似乎完全起来了,跟这首歌融合到了一起。

动了情才能演绎得最深情。

 

王俊凯抿着唇看着那人唱这首有些悲伤的歌,内心涌起了奇异的感觉——王源唱得也许有点点辛苦,但是他却唱的一点也不悲伤,相反,他的情绪很……高昂。

语文并不是特别好的他在心里犹豫了一下给现在的王源下了一个定义。

他到底那么迫切地想要表达什么呢。

即使高音部分现在他的嗓子没法完美地处理,王俊凯想,不妨碍这是他听过的最棒的龙卷风。

因为有心,因为有情。

 

“不知不觉,我跟了这节奏。后知后觉,又过了一个秋……”音乐节奏慢慢缓下来,歌曲也渐入尾声,笼罩在王源身上明亮的蓝色镁光灯也渐渐暗下来,白衣少年稍稍张开眼,没有任何迟疑地望了过来。

望向王俊凯,很坚定,没有转移。

“后知后觉……后知后觉……”他唱到,表情凝重——终于糅杂了一丝丝悲伤。

王俊凯这才反应过来,这首歌是送给自己的。

他好像有点明白那些迫切想要表达和糅杂在里面的悲伤是什么了。

这样急切的心情,他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他可是那么了解他,了解到真哭还是假哭都一目了然啊。

 

但是……这并不妨碍王俊凯忍无可忍地在录制结束的瞬间站起来唠叨质问。

“王源你是怎么搞的,要好好唱歌,我说了好多遍。你不要嗓子啦?”以前王俊凯也说过这句话,但是今天似乎格外认真。

白衬衫的男生如释重负地笑了一下,用手在耳边作扇子状扇风,可能是唱得有点热了。

“反正唱给你听啊。”不在意地答道。

 

似曾相识的对话好像开启了一个奇妙的暗号开关。

王俊凯蓦地笑了。

他伸手揉乱那个人的头发:“不要学我说话啊你。”

“啊…你记得。”

“那是,我可是脑袋里装了无数数学公式和岳阳楼记出师表卖炭翁的人。”

“……”

明明是没营养到了极点的对话,两个人偏偏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王俊凯环视了一下周围,大家都陆陆续续走了,他便猫腰去角落拖了那张惩罚毯过来,躬身在毯子面前蹲跪下,伸手招呼那个愣在原地的男生过来。

“王源,你们今天那个游戏环节什么来着?”

傻傻地给他解释了一遍游戏规则之后他顺从地也跪坐在地毯的另一边。

刚刚节目里强势的节目一哥和唱歌时候全开的气场现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在王俊凯面前的是那个软软的反射弧永远差几秒的王源。

王俊凯对他伸出手,示意对方握过来:“来,我想到怎么和你演示你一直纠结的那个龙卷风形成啦。”

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个时候要提这么深奥的问题,但是王源还是乖乖伸过手去,两个人跪坐在惩罚毯前做出了游戏准备的那个动作。

 

“因为呢,在刮龙卷风的时候四周的空气都会绕着它的龙卷里面的轴快速旋转,像这样……”他一点一点地慢慢将王源的指尖握在了手掌心中,拢紧,少年的手与手纠缠,温温热热的,“所以呢中心气压极度减小导致各种气流被从四面八方吸入龙卷的底部,也就是我们看到的,靠近龙卷风的建筑啊汽车啊都会被吸吮过去。”

王源似懂非懂地看着两人慢慢纠缠演变到十指相握的手。

“不懂吗?”王俊凯轻轻笑了一下,嗓音低低的,羽毛一样扫过耳畔,王源的心一跳。

 

“就像这样……龙卷风靠近我……”

他的手陡然发力,好像要忽然开始那场游戏,王源吓了一跳,本能地不想输,于是立刻加大了力气拉回来,谁知道下一秒对方就撤了劲,王源没来得及收住手,一下子将那个人拉了过来,被王俊凯扑了一个满怀。

“你看,我就被牵引过来了啊。”笑得怡然自在的男生慢慢地把下一句解释完,然后换了一个姿势把已经嗔目结舌的王源抱在怀里。

“好吧,是我输了。”肩膀处传来闷闷的低笑音——居然还在认真地总结游戏输赢。

处女座真可怕。

 

王源在那个人怀里忍了忍,再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轻轻笑了起来。

看来那个赌,他赢了。

不过他本来就胜券在握。

 

龙卷风的特点是什么呢?

强大的吸吮力和破坏力。

非常危险。

还有就是……站在龙卷风的中心,有可能你真的就会不知不觉被带着走哦。

 

——END

 

(啊,写最后游戏环节的那一段的时候简直脸红心跳加速到快要爆炸啊。

阿姨老了,惊不起小年轻这种砰砰砰气氛刚好的折腾了,我我去喝点水。

最后这个游戏梗是微博@当karry王离开马班长  要看的,我就加进来了,没想到写出来如此脸红心跳=///=)

评论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