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冉

【凯源】坦荡

就是那么坦荡

荷塘:

好久不见,成功在截止日前战完毕业论文的lof主回来了。

又到了发糖的时间。啊,错了,又到了“客观描述”的时间呢!

——————————————————————————


王俊凯喜欢王源,喜欢得坦坦荡荡,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他对王源的好、对王源的偏心,已经从一开始被人津津乐道发展到了众人见怪不怪。他实在太坦荡了,坦荡到面对他直白的行为,众人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下口去阻止或者评论。明明是带着一丝丝暧昧的勾肩搭背和摸头微笑,就在这种丝毫不心虚的从容态度下变得有点自然而然了。


他愿意很坦荡地发微博承认那些粉丝热心送来的牛奶自己分给了王源一半。

他愿意很坦荡地在记者面前让王源趴到自己的腿上睡觉。

他愿意很坦荡地摸摸王源柔软的头发压低声音问“喝不喝?”。

他甚至愿意在摄像机面前坦荡地握住王源的手。

就是这样的性格,到最后连易烊千玺都迷惑了。


“王俊凯,你喜欢王源吧?”千玺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痛苦地闭上了眼,终于,终于还是到了像个八卦阿姨一样操心这种问题的这一天了。

被询问的男生正在低头整理自己书包里的一堆试卷,强迫症发作他把那些试卷的折角一个一个摊平再用书细心地压好,回答似乎都是顺便的漫不经心地没过脑子:“对啊。”

你看,就是这样简单直接的回答,根本找不到破绽,要说是打太极那种四两拨千斤呢也算不上,事实上,千玺想了想——明明又都是破绽的感觉。

“我是说……喜欢……喜欢你懂吧?”当事人不觉得羞耻的时候,旁观者反而容易语塞,千玺换了一个姿势盘腿窝在沙发上,“不是那种喜欢好吃的重庆小面或者可爱的小动物那种……就是……我喜欢你,明白吗。”

这下一直淡定地整理东西的男生回过了头,大约是刘海有点点长了的缘故,衬得目光似乎更深邃了一些,王俊凯张了张嘴,组织语言有点艰难。

“千玺,你知道你说了多奇怪的话么……我一点都不明白。”

易烊千玺偏头想了想自己刚才说的话,一个不小心就从沙发上栽下去了。

千万不要误会!

不过这个问题也就不了了之,但是王俊凯的坦然还是让他心里头觉得钦佩,大约多少人中才能有一个王俊凯呢,才能有一个可以大方坦白毫无保留面对自己心情的人呢。

聪明如千玺也想不到了。


王源喜欢王俊凯,喜欢得不动声色,这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的事。

他小心翼翼地隐藏住自己的喜欢,却总是忍不住有的放矢地透露出自己的偏心。他有点害怕这种感情被王俊凯被其他人发现,因为王俊凯太坦荡了,所以他反复地告诫自己,这样坦荡温暖的友情才是真正经得住时间考验的东西,千万不要误会啊。但是他还是悄悄地、小心翼翼地偏心那个人。


他愿意无论什么东西只要王俊凯抢他就让。

他愿意在主持游戏的时候看到王俊凯快输了就安慰他甚至还悄悄地偏袒他。

他愿意在王俊凯啰啰嗦嗦的时候故作不耐烦地抱怨好烦,然后在对方气得伸手过来的时候抱着头开心地笑。

他愿意陪着王俊凯做任何事无论是骑自行车还是吃他喜欢吃的面条甚至是看他玩手机。

他甚至愿意被大家开玩笑说是个吃货也要在远行的时候带一书包的巧克力糖果和饼干,因为王俊凯的低血糖。

他藏了又藏,却又因为积少成多的日渐明显悄悄地暴露端倪。


“大源大源,这题你会吗?”刚到自习室的拍摄现场,眼睛里闪着光一脸殷殷期盼的刘志宏就凑了过来,如果人类可以有尾巴的话,那么刘志宏的那条现在一定在疯狂地摇。

“你问我?”放下书包没缓过来的王源惊讶地指了指自己,“你之前不是一直嘲笑我数学差?”他凑过去扫了眼那道题,是一道几何题,一个三角形刺眼地戳在那。

“唔……”他抬手看了看时间,犹豫了一下。

“英雄,雷锋,拜托了啊,我听他们说这道题你们老师讲过的!”不存在的那条尾巴摇得更起劲了。

“哗……这你都知道!”认命的王源打开文具盒拿出支铅笔准备给旁边的人列公式。

门口忽然传来一小阵吵杂。

正在唰唰写着算式的笔尖一顿。


“啊……剩下的……我想不起来了……”他抬起头不好意思地冲面前的刘志宏笑了笑,态度特别诚恳,好像之前那个流利写着一串数字公式的人根本不是他。

刘志宏惊呆了,张着嘴看着一瞬间就和卡带了一样的男生,想问他老师讲过的题你怎么还能忘记,还没来记得及开口就看见王源撑着桌子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地挥手招呼。

“小凯,小凯,你快来!”

上了一天课,一身疲惫的男生正随意地脱下外套往沙发上扔,听到那个人的呼喊一秒钟就露出了小虎牙,眼睛弯起来显得特别亲近:“怎么这么喊我,准没好事儿!”自然地搭上王源的肩膀,王俊凯探头过来看了看桌上的练习册。

“哎……你别……”稍微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男生揉弄自己头发的手,王源乖乖在王俊凯旁边坐下,凑过去用手指着那个无辜的三角形,一脸难以启齿的尴尬:“这道题啊,我们老师教了,结果刚刚刘志宏问我……我……嗯……”

“又不会了?”了然的语气里糅杂了浓烈的笑意和温柔,王俊凯拿过笔敲敲那个不好意思吐舌头的男生的脑袋,开始熟练地解起题目来。正逐渐长开的少年手指已经变得微微骨节分明,只是单纯地握着铅笔写一些数学公式而已,夕阳的光从窗外溜进来也能把他的轮廓笼罩得异常好看,就连看似漫不经心地撑着下巴的样子也透出一股慵懒自得的闲适。


王源的心里一下子就放空了,耳朵也听不见什么勾股定律正切余切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喂……你在听吗?”抬头就看到小少年呆呆地盯着自己的下巴发蒙,王俊凯好气又好笑地抬手呼噜了一下王源的头发。

“哦……哦,在听,在听咯!”赶紧低头乖乖听下去。

愣在一旁反应不过来的刘志宏再一次惊呆了。

到底是谁的练习册谁提的问题啊?


其实王俊凯也不是第一次承认自己的好感了,基本上熟悉一点的朋友他的态度都是直言不讳的。倒不是说直接坦白喜欢这种事,他只是会毫不保留地把对那个人的好写在脸上。

他打电话给千玺的时候对方正在练舞,硬是被锲而不舍一直在震动的电话铃声逼得没有办法了只能停下音乐接了起来,微微喘着没好气:“王俊凯你真行。”

被抱怨的男生完全没往心里去,自顾自地开始自己的话题:“千玺,那个什么……他明天是要去北京对吧。”顿了一下,看似疑问句却根本没给千玺回答的时间,“七点多的飞机,五点他就要起床,落地之后千总你去接一下嘛。”

我就知道。易烊千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当然啊,和经纪人姐姐都说好了。”所以能不能速战速决啊我还要挂电话继续练舞喂。

“起得太早了他一定不愿意好好吃饭,我猜就吃个面包什么的,这样根本没办法对付一天的活动安排。”千玺的承诺明显没有让王俊凯放下心,还在啰嗦地叮嘱着,“千玺啊,到时候你就给他带着点热牛奶和……恩……”他开始思索北京有什么好吃的了。

喂……你别认真去想啊!我不是保姆车!电话这头的千玺极其无奈地捏了捏眉心。

“王俊凯,到酒店我们就会马上出发去吃东西的,你不用……”

话还没说完就被迅速截断了,语气也不再冷静,带了一些激动:“不行的,飞机上折腾那么久任谁都没胃口,他们又不知道他爱吃什么,他这人又特别矫情,到时候我不在不盯着他一定会就吃一点点。你要是不方便带青椒肉丝饭可以么,这个是固定不会流……”

当然不方便!那么大味道的东西放在车里一路吃么?

“或者你带一些牛肉兮兮的东西,什么牛肉包子牛肉蒸饺,牛肉可以补充体力……”


千玺无聊地抬头看着窗外,唔,阳光不错,明天下午也不知道会来多少人呢,哎王俊凯真的好啰嗦要讲到什么时候啊,话说说到啰嗦王源知不知道王俊凯是个这么话唠的人啊,要不要告诉王源王俊凯特意打电话过来“打点”自己呢,千玺想着想着,思维就飘远了……

直到电话里传来“千玺,千玺,你有没有在听我说?”才让他回过神。

“听到了,王俊凯你也别担心了,我会照顾好他的,我还会向他传达你的深切的‘情谊’的。”刻意咬紧了“情谊”二字的发音,带了一点点威胁的意味。

可惜电话对面的人完全没有听出来。

“不用传达他也知道啊。”自信得不得了的语气听得人简直想捂住耳朵,“谢啦,暑假来重庆请你吃好吃的咯,好好照顾好他哦。”

然后就语气轻快地挂掉了。

抱着电话的千玺望着对面巨大的舞蹈镜看到了自己正在变脸。


这之后下了飞机的王源一出机场就见到了坐着私家车来接自己的千玺,还没来及感谢对方的热牛奶和牛肉粥就递了过来。

“啊……谢谢千玺!”经过一早上各种折腾之后的胃终于在闻到了牛肉粥鲜香的味道后开始咕咕叫了起来,他本能地接过牛奶打算拆封,却被千玺拦住了。

“虽然你不是空腹但是估计也没吃什么早饭,先吃粥再喝牛奶。”

王源的眼睛里迅速蓄满了星光。

“千玺……你真细心!”

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千玺把眼睛从正在刷刷发微信的屏幕上挪开:“小凯嘱咐我的,说你一定会先喝牛奶,到时候肚子会不舒服。”停顿了一下,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对了他说你不爱吃葱所以粥里面的葱给你换成菜叶丝了。”

“啊,他想得真周到……”王源抱着牛肉粥和牛奶说话声音低了下去。不等他在心里想点什么有的没的,千玺猛地把手机伸到他的脸前。

“王源儿你再说一次。”

“什么?”王源往后躲了躲看到来人的手机微信屏幕上大大的“王俊凯”三个字,和正在读取语音的进度条,感觉脸稍微有点烫。

“谢谢……你想得真周到……”他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一字一顿地说到,像个机器人。

他都能想到那人听到这段感谢会怎样无奈地笑出声音了。

他抱着粥发呆,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样的小事明明经纪人姐姐也能做好啊。


他忽然记起来在广州的那个晚上,摄像机面前王俊凯毫不掩饰地弯下身子握住自己的手,他当时睡得迷迷糊糊地下意识就要张开手臂等待一个拥抱,却在对方靠近的时候注意到了摄像机的凑近而连忙惊醒过来转过了身子。

事后他们争论过这个问题。王源生气地说下次不要当着镜头做出那么危险的事了。

王俊凯也有点莫名:“什么危险?我怎么了?”

“你……你……”

难道不是一个准备拥抱的姿势吗。

但是他没好意思说出口。

他只是被王俊凯的从容气坏了。

“你说握手吗?那又怎样啊,如果当时你伸手我也会抱你啊。”简直理直气壮到想反驳又不知从何反驳。

所以王源才会疑惑,这样的坦荡是不是说明心里完全没有想法呢。


只有十三岁的王源在这一天终于在行驶平稳的汽车中开始思考“喜欢”这件微妙的东西。

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怎么会如此复杂。

他咽下一大口牛肉粥,烦恼地想如果喜欢也和牛肉粥一样简单就好了,香香的,嫩嫩的,他不喜欢葱,但是他喜欢牛肉粥。

也喜欢王俊凯。

你看,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需要复杂啊。

想通了的少年联系到王俊凯的从容淡定之后就又垮下了嘴角。书上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可能说的就是这个家伙吧。

耿直坦荡的笨蛋。他撇了撇嘴在心里不甘心地吼了一句。


签售结束从北京飞重庆是晚上的事了,落地已经十点,接机的人减了不少,大家也很配合没有再疯狂地拍照。王源背着书包很用力地维持自然的笑容,但是满脑子想的都是明天早上第一节语文课要默写荷塘月色怎么办他最后一个自然段还没有背熟呢,啊肚子又饿了刚刚在飞机上应该要一份餐点的不知道待会回到家妈妈愿不愿意再给自己做一份面条吃,如果自己也会做面条就好了……

然后终于还是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个会做好吃的面条的男生。

他偏着头想,王俊凯现在在做什么呢,这个时间一定在背着岳阳楼记或者出师表,唔,或者在做一篇篇看着就头大的英语阅读吧,有阵子没见了,记忆力一向不太好的他却发现现在眼睛一闭就能清楚地在眼前描绘出那个人的轮廓。

嗯,这是眉毛,再往下是眼睛,一只单一只双明明就是大小眼好不好,怎么还会那么好看呢?唔……再往下就是嘴巴,笑起来两颗虎牙简直是遭不住,哪里面瘫了啊,网上的粉丝们都看不到真相!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个笑容比刚刚那些礼貌客气的维持要灿烂一百倍,瞬间连熠熠星光都黯淡了。

人群中的阿姨们倒抽了一口气。


王源就在心里自由自在描绘着王俊凯的脸,心情舒畅地往公司安排的车边走去,转头挥手的瞬间还不忘在脑海里给那人添一对猫耳朵。

打开车门快速坐进去,转头对窗外挥手,好的,一气呵成,没有破绽。

呼,结束了。

他垮下了肩膀慢慢喘了一口气,然后就被人亲密地揉了揉头。

“!”他当时就吓得毛都炸开了,猛地后退后脑勺就狠狠磕在了玻璃窗上。

“哎,你怎么那么傻。”坐在车里很久的王俊凯被他气笑了,凑过去把那个人的脑袋摆到自己眼前,帮他揉撞到的地方,“疼吗?”

一瞬间心里的委屈就这么翻江倒海地糅杂在这一声“疼吗”之中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化学反应,那满腔的委屈里居然还混进了一丝丝甜蜜的气味。

王源抬头望进面前笑得温柔又孩子气的男生的眼睛里,明明夜色黯淡车子里没有开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能看见王俊凯眼睛里有一些在发光的东西,那些东西吸引着他不断下陷。

就好像一只猫咪从钢琴上跑过,非常调皮,低音区直接蹦到了高音区,脑中最后一根弦绷断了。

“你怎么来了!吓死了,被发现就完了!”——所以千言万语百思千绪跑到嘴边就成了这一句。

“我?你不是自己说想我了,那我就来咯。”明明是非常不得了的话,却硬是被少年用一种“啊晚饭吃青椒肉丝好不好”的语气说了出来,王源瞬间被这种坦然堵得说不出话。


你……你怎么这样啊,这么自然地对我好……怎么能这样呢。

他感觉心里的一个角落又酸又软,还涩涩的,刚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一个温热的东西贴到了他脸上。

“牛奶,喝吧。”王俊凯扬了扬手里的牛奶,笑得眉眼弯弯,“这里到你家还有一会,你差不多可以睡几十分钟。”

王源愣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方拍了拍自己的腿,带了点诱惑意味的语气:“要趴过来休息吗?和上次一样。”


在刹那间,王源就懂得了之前语文课上老师说的那句“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意思了。

太……太过分了。

怎么可以好得那么坦然呢,眼睛里一点杂质也看不到,他什么都不敢多想,在这样赤裸裸直接的示好面前,任何猜疑都显得可笑。

“王俊凯,你想怎么样……”他双手捧着牛奶吸取那一点点的温热,一种无力感深深地压了过来。

他受不了了 ,如果无论如何都不肯下来陪他只愿意在上面远远看着,那么宁愿王俊凯走开。

“啊?”

“我说……你……你……”明明只是过度疲惫带来的困意,不知道为什么却好像电视里演的醉酒一样,王源觉得晕晕的,什么都不怕了,“我说,你到底对我是什么想法!”

默默驾驶的司机先生似乎被当做了空气,王源大声问出来的时候感觉身体一下子就轻飘飘地飞向了云端。

没有了负担,真好。


“我吗?”面前的少年在模糊不清的夜色中指了指自己的脸,一脸奇怪,“我喜欢你啊。”

耳边嗡嗡作响。

“不要再开玩笑了。”王源忽然就冷静下来,“这个玩笑不好笑,王俊凯。”

“我没有开玩笑。”这下王俊凯也不笑了,微微皱眉的样子让王源几乎要信以为真。

捏紧了手里的牛奶,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又似乎是有点无奈。

“我不需要你总是把我当那个小孩子,把我当小师弟照顾我,也真的不需要你觉得我们关系好所以保护我,我不需要这样的照顾。”

他的心里忽然就变得澄澈起来。


这下王俊凯彻底懵了。

“什么啊,什么师弟啊照顾啊,我照顾你就是因为喜欢,关心你也是因为喜欢,为什么你要说的那么复杂?”似乎隐隐有了怒气,但是还是本能地对着面前的男生笑了起来。

“不管你怎么想,就是这种喜欢。”


男生坚定地伸出手,握住了那双捧着牛奶的手,拉紧了一只,慢慢地张开五指,一根一根地吻合进去,然后紧紧扣住。

就像砖头嵌进墙缝里那样。

一切刚刚好。

就是这样的喜欢啊。


手忙脚乱猝不及防就被以一个浓烈暗示意义的拉手给惊呆了的王源头都不敢抬,死死望着两人交握的手,大脑在上演原子弹爆发的场面,偏偏还是默片。

“那……那你那么淡定那么坦荡,我……我还以为……”咬了咬嘴唇王源感觉这样就交出主动权真是不甘心,于是心一横就仰头吹胡子瞪眼,“你以为你是顶天立地的大侠啊那么正义凛然!”

被莫名吼了也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王俊凯自然地把面前的男生拉近:“什么啊,我只是很坦荡地喜欢你啊。”


汽车驶过十字路口,明亮的路灯一下子将车内照得敞亮,于是在黑暗中藏得安全现在无所遁形的两位少年柔软通红的脸颊就彻底暴露了。

包括那眼里的点点星光,月亮见了也羞愧地悄悄躲了起来。


王俊凯喜欢王源,王源也喜欢王俊凯。

这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事。


———End.


(这篇文要给希希赔罪,明明没什么内容短小精悍的,硬是让我拖了两天才写完,她还等我到凌晨,我真的很抱歉,希望原谅我=3=)


评论

热度(472)

  1. Karroy_0715荷塘 转载了此文字